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忆往昔的峥嵘岁月  

2017-04-26 13:15:24|  分类: 评林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往昔的峥嵘岁月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忆往昔的峥嵘岁月

 

 

在《福建作家圈》看到老庄子初所写《亦师亦友:我与林荣发的三十年交往》和龙山笔人赠我的《次韵老庄子初念奴娇·思友忆旧》,让我感慨万分。

真挚的友谊总是让人感到振奋和鼓舞。

我与庄兄交往已整整三十年了。三十年,弹子一挥间,那一幕还历历在目。庄兄说我们的“认识是缘于另一位老朋友花小波”。而我们与花小波的认识却缘于一位在朋友中最不引人注意的朋友——“老鼠”。“老鼠”有一个很好名字,叫陈伟杰,但人们也几乎都忘了他的姓名,都叫他“老鼠”。他当时在地区政府的行政部门工作。那时物质贫乏,地区级的领导都有按政策,定时分配一些副食品之类的。跑腿的事,都归了“老鼠”。他为人随和,大大咧咧,也不修边福。最有趣是一次喝醉了酒,路过地区医院的太平房时,倒下睡着了,就这样在太平房门口睡了一夜,人们拿这事调笑他时,他也无所谓的笑一笑。花小波是干部子弟,他父亲任过县法院院长、民政局长等职,正挨整;他也为了逃避上山下乡到地区政府开车。他自然认识“老鼠”。而我一位姓包的同学经常在地区政府食堂吃饭,也认识“老鼠”。 当地区政府以小波是上山下乡对象为由辟退他时,“老鼠”便带他找到了姓包的同学。那时,我另一位同学的父亲在市二轻局经营部任经理,于是介绍小波到二轻局经营部开车。这样小波成了我们的好朋友。老庄子初与小波是中学同学,他来三明上师范读书,自然也融入了我们之中。

在这个朋友圈中,我与庄兄是属于那种喜欢舞文弄墨的,于是我们合作办了一份油印刊物——《交流》。那时,三明是一个现代诗的发源地之一,文化社团多,民间刊物也多,又有著名诗人范方、蔡其矫的大力扶持,造就了一大批诗人。这种活跃的文学思潮恰恰是当局最不喜欢的。那时,小波的女友在政法部门管机要,她偷偷告诉了小波说,我与庄兄都上了名单,属“内控”对象。我才知道中国还有“内控”一词。“内控”就内控吧,好在我们都是“良民”,也不违法,久而久之,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是,我与庄兄总算有过这一段“患难之交”友谊更加深厚,因为我们更多是在文学上的交流。我是属于一条道走到黑的人,一直在所谓的文学道路上,撞撞跌跌的;而庄兄虽然也写书,毕竟还是入仕,当了个文化官员(自学考试办公室主任),总算我们还有一个“文化”的交融点,所以我们的友谊一往如故。

我与龙山笔人的友谊,完全是出于一个偶然的机遇。

2005年的一天,我上班,路过市文联办公室(我们同在政府大院六楼办公)时,市文联秘书长高珍华叫住了我,说沙县一中的一位老师要编一本有关写沙县的散文集子,问我有没有这方面的文章。正巧,我登沙县大佑山写过一篇游记散文发在《三明日报》。于是,将这篇文章寄给了龙山笔人。不久,他给我来电话,要我补写简介之类。我们就这样有了交往。在三明文学圈子里也时常见面。龙山笔人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文人,诗词歌赋都精通,还写得一手好字。喝酒时,他可以用不同的拳法,横扫全桌。有他在的场合,十分热闹。沙县“四杰”(著 《从小水门到步行街》的林仟典、著《沙县风景名胜散文选》的徐肇敏、著《沙县风景名胜诗词选注》的张盛钏、著《沙县现代诗歌选》的邓祖光)是好朋友,他们各自编一本书,为千年建县献礼。而我为仟典兄的《从小水门到步行街》写过评论,为祖光兄的《沙县现代诗歌选》写过诗评,所以我们都是好朋友,时常相聚,杯酒论英雄。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此事古难全。”后来,因我时常不在三明的原故,我们相聚的机会少了,但真挚的友情总是让人难以忘怀。“世间最美的东西,莫过于有几个头脑和心地都很正直的、严正的朋友”,所以,怅怅中我也感到很庆幸。

 

附:

亦师亦友:我与林荣发的三十年交往

老庄子初

 

念奴娇·思友忆旧

   

临江思友,看青春年少,已无痕迹。唯在群芳骚首处:风荡满荷秋碧。好友亲朋,华霜稍许。人在无常国,光阴荏苒,想三明事历历。我醉回忆艰难:弟兄厚道,情义深千尺。危难中刳肝沥胆,济我悬崖山隙。旧事如歌,浮云点点,心曲留博客。长空鸣雁,残阳如血折射。

   

         三明的林荣发,笔名为怡雯。三明有许多文友认识他,尊敬他。好些年轻人称他为“大哥”。我与他深交多年。感情厚重,是我人生中难得的一位师长兄长。与荣发兄的交往,应追溯于70年代末。屈指算来也三十余年了。与他认识是缘于另一位老朋友花小波。当年交朋友,有着浓厚的“哥们义气”味道。简单的交友逻辑是:朋友的朋友,就是好朋友。万幸的是,我的唯一这群“哥们义气”朋友,却成了日后社会生活交往中不可或缺的君子朋友。我与荣发,除了是“哥们”朋友外,还有一层交叠,因他是我们圈内朋友中的“第一把笔”,也是唯一有兴趣读文史哲的人;唯一写诗的人。而我也因职业与个人兴趣关系,好涂些笔墨,两人可聊的话语就更多了。时至今日,当年的哥们朋友的世俗交往已渐渐淡去,而我与荣发兄之间的文墨感情却日益笃深。

       我对荣发兄情感的日益笃深原因,在于经过漫长的岁月洗刷,发现他既有工人师傅的厚道一面,又有文人性格中“儒雅”一面,还有诗人性格中深情一面。待人以礼,济人以困。是儒的重要的精神内核。厚道的品格也是儒的重要精神层面。这里先不说我与他交往中的许多鲜活例子。就看看受人尊重的诗人、文化人范方先生生前是如何评价他:“……荣发的厚道始终如一。他与众人的友谊从不间断,在今天物化的社会,他们还相处那么和谐,那么贴心,也很难得……”荣发与范方的交往才仅是文字诗歌,就被范先生看出了他人格中最光彩的一面。我与他交往则是两人共同经历许多人与事,有着长期的岁月磨砺。尤其在我自己人生最困难时刻,发现了他真是一位可敬可佩,可以依赖的兄长。就说1990年,我出现第二次急性心衰,在要不要心脏手术?去哪手术?看病的钱如何筹划?等等关系到我个人生死的大问题,我都交于荣发兄,与他推心置腹。临手术前,我留了一封信,指定阅读人他是其中之一,授权他协助我妻子在我无法复生时,处理我的后事。在我手术前后,他鞍前马后,操劳奔波,尽出一份兄长的心意。

        后面的岁月发现林荣发不仅这样对待我,对其他人,对他有缘结识的朋友,文友,他一样掏心沥胆。三明有位女诗人,英年早逝。他在她重病前后,也尽出一位兄长与诗人的厚重与纯情。在她去世后,还花了数万元支助她的女儿上完大学,体现了他人品中厚重与善良的一面。他的了不起之处在于:坚守自己的道德底线,不做伪道学家,君子坦荡,有理智有情感,有血有肉,是文学诗人队伍中少见的宋公明式的儒者。

       林荣发的可敬之处还在于,他始终是一位自己掌握命运的强者。林荣发因受文革的影响,初中未毕业,就进了工厂当工人。至今还是工人身份。他属于被文革耽误的一代。这代人多数改变命运最直接的方式是通过高考或其他学历教育途径,取得社会认可的文凭,来改变谋生职业,改变社会地位。而荣发却不属于这一类。我与他交往30余年,没有听说过他要参加什么考试,更没有表露过要托我这个以考试发文凭为职业的老朋友,弄个文凭之类的意思。十几年前有个文凭就可以轻而易举转干,就有一条仕途之路。林荣发的人缘好,门路也多,如果转干了,仕途也是没问题。但他就是不踩这个通途。他始终不离不弃读自己爱读的书,始终没有停下他手中的笔。依靠他不断积累的真才实学,在三明文学界、诗坛、地方史志研究圈,成就了他的一番天地。他最早于1980年发表诗、散文和文学评论,现为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编辑、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散文集《朋友你好》;诗集《裂变》;史志集《三明历史名人》等书问世。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编撰的《中国中青年诗人传略》、《中国大文化英才会典》有其传记。2008年又完成了一部130多万字的《三明姓氏考略》由三明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交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

        当年,我在读师范时,热心校园文学诗歌创作,是荣发兄帮忙我用手抄油印汇编成册。至今还保留着的校刊《交流》油印本。留有他《文也难如其人》评论与诗《相约》等作品;当年我在夏茂农村从教耕耘时,我们的思想尤其活跃。两人一起探讨了很多人生大问题。我们还通过农民诗人邓祖兴等深入探索了农村的文化思想新萌芽,由此而认识几位生活在农村底层,精神世界可歌可泣的人物,从他们的精神世界折射出人生道路的悲喜光芒。在我们内心有着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影响。荣发兄由此逐渐走向以抒发个人内心情感为主的诗歌创作之路。而我却逐渐走向思考宇宙人生的宗教禅学。实际上我们二人对人生世界认识有着很多的共鸣,在表达形式上却是互为表里。这在他《裂变》的诗集中,可以看出他崇尚自由的内心世界。

 

次韵老庄子初念奴娇·思友忆旧

龙笔山人

游目骋怀,正东风着力,人如萍迹。叠翠七峰应记取,情似沙溪澄碧。歌咏虬城,笑谈凤岗,著述诗书国。新州旧邑,史碑方志赫赫。    相遇相隔相逢,廉颇老矣,思念深千尺,梦系四书方付梓,风雨惊雷驹隙。岁月沧桑,良时长待,好酒邀嘉客。杯盘狼藉,醉眠牛斗光射。

【注】

一、林荣发也是我的朋友。

二、四书:《从小水门到步行街》(林仟典)、《沙县风景名胜散文选》(徐肇敏)、《沙县风景名胜诗词选注》(张盛钏)、《沙县现代诗歌选》(邓祖光)

 

注: 这是一篇旧作,原发于2009年。奇怪我的博客档案中却找不到此文,故重发归档。(2014年4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