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黑白分明的姑娘(原创)  

2015-06-10 13:14:1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认识她是从这张照片开始的。

这是一张黑白照片:背景是硬冷的,一只大石狮,下方一面大石鼓,一位妙龄的姑娘倚石柱坐下,半轮明月悬在树梢。树影是暗的,人的投影也是暗的,只有她那件基调为白色的衬衫在月光下衬托的格外分明。整个画面的冷竣,让我的心一下子沉重起来。她双眼微垂,表情凝重,仿佛是在沉思给我最深的第一印象,就是那她年龄不相适宜的矜持。尤其是她那双明亮的眼睛蕴含着太多的忧郁了。

她告诉我,这张照片拍于福建莆田的一家寺院。她还告诉我说:“可能你不记得了,其实我们早就认识,还在我读高中时就读过了你的著作,你还给我寄过书。”她说的,让我有些诚惶诚恐,但愿别让我那些“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歪理,毒害了天真的姑娘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后来,她到了国外。我在QQ空间读到过她在异国他乡写的一首诗:

手指沉思着中断在两只黑键间。

你以为,就这样停止了

命运一了百了,就此罢休?

这永不是开始,也没有结束

你听到咻咻声,一部摄像机

架在云层身后的身后,

你缚紧耳朵,地上硕大的死亡,

慢慢萎缩成一个肉瘤。

伟大的神啊,只是那最无知最沉默。

是史前的一棵无花果树下

擤鼻涕的狮子。我早已成为过那只狮子,

或树上结出的一颗紫色果实。

有个孩子从未出生,一直推着我。

有个老人从未死亡,一直跟着我。(《命运》)

   人总是要成长的。这首诗比起她在16岁时写的《黑色的安魂》风格上有很大的变化。她的《黑色的安魂》是这样写的:

长长的  我系一条黑围巾

遥远

多黑暗中走来

没有乌鸦羽毛的光亮

没有霞帔黑的凝冷

我来自坟墓的叹息

比那拖灵柩

老马的眼神还要沉重

 

画家呃

我来做你的模特!

请画你爱的忧郁迷离的眸

锁骨  滚肩  沟壑

请点上莫扎特的安魂曲

赤裸的处子体

此刻为你舒展

我只听

心上黑色的莲花慢慢绽放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可能,这一段是她最为惬意时光。她像放牧在一望无际的草原小羊,可以毫无顾忌地在绿茵的草地上撒欢。她一定有许多的日子,“夜灰得发白,风在别墅四周呼啸,我抱坐在窗边看着海面。”一定有许多的日子“相等天亮,穿过风雨、环堤的三角梅和被雨水打落的花,下坡去寻找一棵树。它刚刚要我梦里的窗子猛烈摇晃。”可是,我总是幻想着她骑着骆驼,跋涉在漫漫的戈壁滩,用她那明亮而又忧郁的眼睛注视漫天飞舞的苍茫。虽然,我不知道她在异国何方。但是,她学会了像考普兰一样倾听音乐;学会了欣赏胡安·鲁尔福的摄影,爱德华·蒙克和梵高的绘画;学会了与加里·斯奈德、安托南·阿尔托、兰德、尼采对话。她似乎在追求一种纯净的完美。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完美,其实也是一种病。

在混沌的世界,一个要想健康的人,首先要有免疫的抵抗力,否则细菌无处不在,又何谈健康呢。据她自己说,她的“完美症”来源于母亲近于苛刻的严历。她说,在初中时,一次她考试得第二名,她母亲就感到失望。这我就明白了,她为什么喜欢黑白两色,她为什么忧郁。

黑白分明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才智,不一定会给人带来快乐。有时,才智与痛苦是成正比的;有多大的才智,就会有多大的痛苦,而且是刻骨铭心的痛苦。

看到桐花,她会想起儿时故乡的山上,常见到坟墓,就会看到桐花,认为它只是守护死亡的洁白花树,就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哀伤。她感觉到“世界像一个巨大的马戏团,它让你兴奋,却是让我惶恐,因为我知道散场后永远是——有限的温存,无限的心酸。”她的内心“依然期待一次伟大的相遇,不然太孤单了”,感到自己“需要激发生命力将我从枯萎中解放。”

有一些伤口是无法抹平的,有一些记忆是无法忘记的,尤其是童年的。她在《晚祷》中,写道:“跪着,为你我布满伤痕的阴影里。父亲,你依然高大握紧我,凝视我的不安用目光应允我温柔的镇定”她在《水上书》说:“我背起年轻的父亲爬进三月的诗颂——痛倒六月的坡在你厚重的身底爬出  用我的唇吻下你的名用一种神志不清的柔情的语言/  绕过凄峭的山岗”。所以,“记忆和旧年粮食装满口袋从那永不曾关闭的夜晚从沉沉的黑色的风口,运走所有亡灵啊保守秘密把它归还大地”

 
黑白分明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黑白分明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黑白分明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一个从黑夜里走出的人习惯了黑夜,无所谓白天;一个从白天走入黑夜的人,他就只有心惊胆颤地恐惧。但是,白天与黑夜色是一个轮回啊,有白天自然就会有黑夜;有黑夜也自然会有白日。所以,我说,姑娘应该学会走夜路了,因为这也是一种生存的需求。一袭白衣在旷野中任风戏谑,虽然有一种凄美的感受,但我看到了,心中总是在懔擞,多么希望,她能转过身来,让黑色只是作为一种衬托,因为眼睛是明亮的,应该眺望远方。

黑白分明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黑白分明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如果,真有那么的一天,我们能够坐在一起煮茶聊天,我会告诉她,我喜欢她穿那件红色的衣裳。累了,可以倚着柱子,让颔首的那一刻微笑,驱逐阴霾;或者在绿色的原野上任性的奔跑,然后呶起小嘴,吹散蒲公英,放飞自己的心扉;更希望她就这样坚强地站在黑夜,微笑的注视远方。因为“一个人不可能既是磅礴的落日又是个观看落日的人;不可能既是冉冉升起的星辰又是个哀伤她黯淡的人。”那么,我们就作看到红日冉冉升起的那一个人。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谜一般的姑娘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00)|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