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三明的井:家园的符号文化(原创)  

2015-04-11 12:35:2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明的井:家园的符号文化(原创)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井,是家园的符号文化。

在中国,井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远古的黄帝时代。著于先秦的《世本》记载:“帝正名百物,始穿井”。《周书》也说:“黄帝作井”。传说唐尧年代,华夏先民已经普遍凿井而饮。也有传说,打井取水是舜禹时代的大臣伯益发明的。《淮南子?本经训》载:伯益作井,而龙登玄云,神栖昆仑。不管是谁发明的,井的出现,可以说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最直接的意义是从此人类掌握了地下水资源的开发利用,摆脱单纯的源水而居的局限,从而扩大了人类生存的空间。

据资料记载,三明境域最早的井,出现于唐代。

唐至两宋,由于大批中原汉人的南徒,三明境域各地逐渐繁荣起来。宁化经过长期的“招集流亡,辟土植谷”,达到了“地广人多,可以授田定税”。尤其是伍氏在宁化已繁衍成为名门望族,唐大中十年(856年)出了伍正己这样一位汀州府第一个进士。历史悠久的将乐早已是“土沃民乐之邦。宋代时,尤溪已被誉为经济、文化发达的闽中尼山上县。南宋时,泰宁已“依县址地形,据险立寨”具备了城市的规模。随着居民人口的不断增加,作为家园象征的井,在三明境域大量凿建。据乾隆本宁县志》载:泰宁城遗留下的古井有二十余口其中,天王井唐代会昌年间(841~846年,故有先有古井后有泰宁之说后梁开平三年(909),闽王王审知为了防范南唐的侵犯,派左仆射邹勇夫镇守“榛芜亘野,烟火仅百家” 的归化镇(今泰宁)。邹勇夫“招集流亡,葺理宅舍,民襁褓而至,始遂生息”。 南唐中兴元年 (958),归化镇格升为归化县。宋元祐元年(1086年,归化县改为泰宁县。可见,泰宁县名比天王井晚出了240多年至宋代,三明境域各地凿井已十分普遍,保留至今的宋代古井有泰宁的朱紫巷井、七星井(后改称为兴贤井),尤溪的通驷井、上井等。而位于泰宁城关的崇仁三井凿建于元至正元年(1341)。明至清时期,人们不仅对摆脱地缘环境对居住条件的束缚认识加深,同时对凿井涉及的技术领域,如选择、凿井的技术、井圈的护砌等等的技术,也更为精进。明代徐光启在其所著的《农政全书》一书中,指出:凿井之处,山麓为上,蒙泉所出,阴阳适宜,园林居室所在”。所以,这一时期,在三明境域,人们凿井而饮的现象已十分普通。保留至今的古井有:凿于明成化九年(1473) 沙县建国西巷路口的斧头井;凿建于明成化二十一年(1485)泰宁县谢家大院的壕上井;凿建于明正德年间(15061521年)沙县府东路(今县人民银行门口)的双节宫井;凿建于明嘉靖三年(1524)的明溪雪峰镇城东村的东泉井(今称揭家井); 凿建于明代的将乐县城井巷的沉香井、将乐县城建新路广利井、将县城含云巷含云头井;凿建于清乾隆三十八年(1773) 泰宁县红光街李家埕的德义井;凿建于清代的将乐县城含云巷含云中井、将乐古镛镇梅花井村的梅花井等等。

井,是族群的魂。

三明是客家祖地。中原汉人南迁的客式家族有一很大特点就是聚族而居。维系族系的情感除了制订族规、广设祠堂、殷勤祭祖,勤修族谱之外,修建充分体现儒家思想下大家族共同生活的理想的特殊建筑——土楼。共同生活离不开水源。所以,水井是土楼建筑中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如被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永安安贞堡。这座占地面积10000平方米、有“民间之宫”之称的城堡,凿建有五口水井;其中堡内供众人饮用水的井,深5米,由7个孔冒出泉水,长年不枯,水位与地面平衡,称之为长年井。曾被誉为有“山中理窟”、“云霞仙境”之称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尤溪的桂峰村,在楼坪厅大厝左厢房边有一石砌古井,水清清澈见底,入口甘甜如蜜。在潮普揭三市交界的地方有一个始建于明洪武二十六年(1394年)、以客家人为主的清流县的文化名村东坑村。据《清流县志》载:东坑村有“三多”——书院多、生源多、名师多。明清时期,这个仅千户的小村庄出任过京官、知府、知州、知县有8人,出进士1人,举人5人,贡生14人。清乾隆年间的《易经》专家陈允升,兵部侍郎、云南巡抚陈用宾都出自该村。其实,东坑村还有一多,就是古井多。现存的古井有七星井、姑婆井、铁井圈等。你问东坑人,为什么这儿人杰地灵,他们都会骄傲的告诉你说,这儿风水好。可以说,水是东坑人的生命线。当年,任过河南按察使佥事一职的陈定应,在决定举全村之力起寨避乱之时,就是从防寇御盗的功能出发的。所以,在古寨建成石筑城垣、城门、瓮城、瞭望台、生门洞等的同时,凿建了星罗其布的井。因为,东坑人非常清楚,在那刀光剑影的岁月,水就像是流淌在他的血管里的血一样珍贵,那是他们的生命。水井,有时不仅仅是生活的需要,而且是一种精神的象征。在将乐古镛镇梅花井村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该村有一口奇特的井。这口井凿建于清代井体为方形,宽1.3米,深1.5米。相传,那时梅花井村大旱缺水,村民日常饮用水都要到十多里远的金溪河挑,十分不便利。村里有位会看风水的私塾老先生,知道村中大樟树下有口地下泉。可是,天机不可泄露啊,否则会丧失自己寿命。他天天眼看着村民日复一日地为水而劳累,心中十分焦虑,终于忍不住,说出了秘密。村民依照他的指引凿井,引出了清泉,他却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村民们因这口井涌出水珠形似梅花,又感怀于私塾先生像梅花一样“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情怀,因此把这口井叫着梅花井所以,这里的井贯串着一种宗族思想、一种宗族感情。

井,也是家园情感的寄托。

东汉一位佚名的诗人说:“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思念乡情,这是上天赋予人的一种本能。因为,人们知道,家园是人生中的第一所学校。我们都是从家乡的田林山水起步,才能逐渐认识和走进神秘而又广袤的世界。所以,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着对家园热恋的深厚根基。而井,也成了这份情谊的载体。北宋大观三年(1112年),泰宁人黄声高登进士及第,出任秘书监。他为了报答乡亲邻里的恩情,在狮子巷口凿建这口进,表示饮水思源的感恩之情。北宋政和二年(1112年),尤溪的余癖荣登进士特奏名。政和五年,他为了报答族人,特在故乡位于尤溪县上井村余氏祠堂左下方凿建一口井,名为“上井”。后来,人们把这个村庄也称为上井村。著名的泰宁崇仁三井更是有一个让人感慨的故事:南宋绍兴年间(11311162年),河南光州固始县的何三入仕出任泰宁知县。何三勤政爱民,深得百姓爱戴。在他任满升迁时,泰宁百姓拦车挽留。他有感于百姓的这片真情毅然托病辞官,定居泰宁。至元代,何氏在泰宁已下传八世,至何恩这一辈。元至正元年(1341),泰宁河洪水瀑涨,水质浑浊无法饮用。原本就重德轻财、乐善好施的何恩自己出资,分别在澄清街口(即尚书街)、大巷红光街凿井三口,以解决乡亲们的饮水问题。因此,泰宁百姓有感激何恩的义举,把这三口井称为就崇仁三井。因此,井,也成了人们情感的寄托和体现。在千年古城泰宁百步之内就有20多口古井,方形的、圆形的、四角的、六角的……像一颗颗嵌镶在青砖黛瓦画卷上的闪耀宝石;以毛家井、卢家井……,揭示其家族纽带,以圣公井、天王井、土地堂井……,表明其信仰的差异,以儒学井、兴贤井、崇仁三井……,昭显其精神的崇尚。

井,也蕴含着宗教信仰的元素。

在泰宁流传着“定光涌泉”的故事:定光佛于宋韩德年间(963968年)到泰宁,驻锡城西保安寺。一天,他走到小西门叶家窠前,看见一群小孩正喝小溪边的水。夏天溪水很脏,饮用后容易生病。于是,他随手往地下一指,地面立即陷成一个凹坑,冒出一股清泉。后来,人们在坑边垒起石块,遂成了一口井,取名为“圣公井”。宗教的本质既不是思维也不是行动,而是知觉和情感。”泰宁县内的儒学井就与江西籍的民间信仰息息相关。儒学井原名万寿井,其井圈镌有“万寿”三个字,由此可见此井与万寿宫有关。万寿宫是江西籍民众为供奉其地方保护神许真君而修建的宫观。许真君,原名许逊,字敬元,东汉中原人。东汉末,他的父亲许萧从中原避乱到江西南昌。晋武帝太康年间(280289年),许逊任蜀郡旌阳县令。他居官清廉,政声极佳,深受百姓爱戴。许逊死后,当地百姓立许仙祠纪念他。南北朝时,许仙祠改名“游帷观”,宋真宗又赐名为“玉隆万寿宫”。所以,江西籍民众奉许真君为“福主”,有江西人聚住的地方,往往就有万寿宫。井,作为特定的物象,蕴含着宗教信仰的元素是显著的。在哲学范畴,宗教信仰都追求人生意义和最重要价值的显着特征,为人们的生活提供情感、意欲、愿望、行动等的根基。如位于尤溪城关通驷桥上金鱼井(又称湛泉金鲫,始建于明代。该井上方有石雕弥陀佛像,佛像对面刻有南无阿弥陀佛字样,为信徒们奉拜之地。据《尤溪朱源里卢氏支谱》载,卢兴邦还未发迹前挑贩土纸进尤溪县城,在通驷桥下歇脚,想到金鱼井喝一口水解渴,忽然看见有条金黄色的鲤鱼在井里游动。传说那金鲤鱼是南宋大理学家朱熹当年放养的,见者必贵。后来,卢兴邦果然发迹,任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二师师长,跻身于国民党省政府委员之列。永安桃源洞景区巷谷里有一口古井,相传是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农民起义军首领邓茂七在进攻南平府(今永安市)时中箭身亡后,其侄儿邓伯孙率残部退守桃源洞时所凿建。后人把这口井与神圣的观音大殿联系起来,赋予它一种宗教的色彩,说是“访桃源,饮清泉,涤尘俗,爽身心。”

如今,井的文化意义远远超越了功能意义,成为一种丰富多彩的家园符号文化。我们至所以怀念它,很大的因素出于它在历史、哲学等各个领域中特定的内涵和一种井上疏风竹有月,台前古月琴无弦的怀旧情怀。

                                                                                                                      (该文为一家杂志社的约稿)

 
三明的井:家园的符号文化(原创)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