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三明的茶与儒学(原创)  

2015-12-24 18:43:5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明的茶与儒学(原创)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我在写明茶与道、儒、佛、民间信仰的关系这一系文章时,特意避开“宗教”一词,选用了“信仰”,是因为,我认为儒学与民间信仰一样都不是属宗教范畴。而在这诸多信仰中,我认为儒学最为博大。它不仅有自己“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为核心的思想体系,同时兼容和吸纳其他宗教与信仰中的一些理念。这与茶理的博大恭谦是相通的。

儒学中最最核心的理念是仁。

《孟子·离娄下》说:“君子所以异于人者,以其存心也。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儒家即有积极进取的精神,又溶合着宽容平和的心态的中庸之道,正如茶道的温谦。北宋宣和元年(1119),李纲因开封大水成灾上书宋徽宗要求朝廷拯救灾民,整修军备,以抵抗金军入侵被徽宗把他从监察御史兼权殿中侍御史贬滴到边远的南剑州(今福建)沙县当一名监税小官。李纲赴沙县上途中在武夷山遇到江西的杨真。两人在武夷山大王峰脚下一间雅静茶屋有一番品茗论道的谈话。杨真说:“上至帝王将相、文人墨客、诸子百家;下至小商贩夫、平民百姓,哪个无不以茶好?这茶中有茶韵四溢,香郁味醇,清新透体。你看它们在水中沈沈浮浮,舒张如落落君子,蜷缩似林中隐士;其弯曲则新月一勾,张扬则恣意不羁;它们在杯中舒张迭宕,沈浮不计,岂不是另一种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去留无意之大雅。” “这世间利禄,来来往往,人生仕途,炎凉冷暖,惟有淡然,才能宁静。这与品茶何其相似乃尔。茶虽有些苦,但惟有苦涩,才能提神醒脑,茶不仅是人生助兴的手段,更是入静反思的好东西。”李纲听了这一番话后,连连称道。茶文化与儒学都通融着一种中庸、和谐、积极人世的精神。以茶论道,感悟人生。出生于尤溪的理学大家朱熹也有过一番异曲同工的论说。他在《朱子语类·杂说》:“物之甘者,吃过而酸,苦者吃过却甘。茶本苦物,吃过却甘。问:此理如何?曰:也是一个道理,如始于忧勤,终于逸乐,理而后和。盖理天下至严,行之各得其分,则至和,又如家人嗃嗃,悔厉志:妇子嘻嘻,络吝,都是此理。”所以,儒家常常以“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作自己的处世立身的座右铭。南宋建炎元年(1127),宋高宗听信谗言罢免名相李纲。永安贡川籍的左正言邓肃上《论留李纲疏》,也被宋高宗“交吏部罢归。”邓肃被谪贬回乡的在这一段日子里,爱茶品茶,听惮悟道,他以“茶”的清香傲骨激励自己,在《再次韵谢之》一诗中写道:“斥归水云乡,日醉莲花酿。茗饮过陆羽,禅悦得文畅。安此更何求,万里脱毡帐。死生则置之,北邙岂俱瘴。”

儒学重礼。

礼,虽然是社会的典章制度和道德规范。但是,礼之体是心,是真心。具体落实到每一个人,呈现出的则是一种生活的态度。“礼”的本质是尊重、尊敬,这种敬意通过一定方式能让你感受到。这与茶道中的“以茶表敬意”,“以茶可雅志”是一致的。理学集大成者朱熹就以其自身行为诠释儒与茶的统一性。略查了一下,朱熹在各个时期直接写诗的诗共有7首,从不同的角度反映了他的生活状态。南宋乾道七年(1171),这是朱熹回崇安为母守孝的第二年。他在云谷山构筑草堂,取名“幽庵”。朱熹在幽庵闭门著述的同时,还在岭北开辟一个茶园,种植百株茶树。他在《茶坂》一诗中写道:“ 携蔬北岭西,采撷供茗饮,一啜夜窗寒,跏跌谢衾枕。”据《崇安县志》载:文公祠(武夷精舍)在五曲,清康熙时,春间置茶培于此,旧有文公手植茶一本,名曰“文公茶”,又名臭叶香茶,香逾他树,旧为武夷名茶之一。儒家的清醒、理智、平和的中庸之道,也正是茶道的温和、恭谦。所以,朱熹在武夷山水帘洞三贤祠前撰写了一副楹联:“山居偏隅竹为邻,客来莫嫌茶当酒。”

宋代是茶文化最为发达的朝代之一。上自最高统帅宋徽宗倡导茶以“致清导和”,下自士大夫都认为“茶可行道”。这无疑是儒家“中庸”之道对茶道“温谦”精神的最好切合点。所以,宋代盛行斗茶。许多儒者都是以茶的这种亲和力来协调人际关系,沟通感情,从而达到互敬、互爱、互助的目的。宋淳熙五年(1178)七月,朱熹“与刘尧夫、廖德明、方士繇同游天湖、潭溪、芹溪、云谷、黄沙、武夷,有诗吟唱。”他们入山漫游,或设茶宴于竹林泉边、亭榭溪畔,临水瀹茗挟诵。武夷山九曲溪有块巨石“茶灶石”,“矶石上平,有灶溪中流,巨石几然,可以环坐八九人,四面皆深水,当中凹,自然为灶,可炊以瀹茗。”朱熹他们在巨石上设茶宴,斗茶吟咏,以茶会友。他在《武夷精舍杂咏》的《茶灶》中说:“仙翁遗石灶,宛在水中央。饮罢方舟去,茶烟袅细香。”去东四涪村参加其表兄邱子举办的野茶宴,高兴地赋诗,说:“茗饮瀹甘寒,抖擞神气增。顿生尘虑空,豁然阮心目。”许多名人学子与朱熹的结交都是出于茶之缘。比如,朱熹与五夫开普寺住持圆悟的结交。据《福州府志·图绘宝鉴》载:“圆悟,晚枯崖,福州人。住崇安开善院,与朱熹交善。法性明澈,学贯儒释。能诗画,善作竹石。”朱熹早年崇佛,便以茶为媒,常与圆悟大师一起品茶论禅,体验茶禅一味,成为忘年之交。圆悟圆寂时,朱熹写了一首情真意切的吊唁诗,纪念圆悟大师:“ 一别人间万事空,焚香瀹茗恨相逢。 不须更活三生石,紫翠参天十三峰。”朱喜熹与云谷山休庵住持的交往也是以茶为媒,他说:“别岭有休庐,林峦亦幽绝。无事一往来,茶瓜不须投。”朱熹不愧是茶道中的高手,他品茶,能品出其中“味”,尤其是对武夷茶情有独钟。他在《朱子语类·杂说》中比较建茶与江茶的区别时,说:“建茶如‘中庸之为德’,江茶如伯夷叔齐。”他在《南轩集》中,说:“草茶如草泽高人,腊茶如台阁胜士,似他之说,则俗了建茶,却不如适间之说两全也。”

朱熹一生爱茶,也懂茶。在尤溪县汤川乡赤墓村有一处原生态珍品苦竹茶,所产茶叶汤色碧绿,香气清醇。朱熹在游学至故里尤溪县汤川时,品尝过这种原生态珍品苦竹茶,一直难以忘怀。南宋绍兴二十一年1151)三月,朱熹“入都临安铨试中等,授左迪功郎、泉州同安主簿(九选七阶)。”他忘不了尤溪汤川的苦竹茶,每年都要托人买一些苦竹茶供日常饮用。他从茶中悟出了人生的大道理。《朱子语类》中有这样一段话:“先生因吃茶罢,曰‘物之甘者,食过必酸;苦者,食过却甘。茶本苦物,吃过却甘’。问‘此理如何?’曰:‘也是一个道理,如始于忧勤,终于逸乐,理而后和’。”茶理渗透着人生的哲理。朱熹在同安主簿任上,一次回尤溪,途经德化寓居在剧头铺寺院时,“寒夜啜饮苦竹茶”而苦读《论语》,写下了一首憾慨万分的《之德化宿剧头铺夜闻杜宇》:“王事贤劳只自嗤,一官今是五年期,如何独宿荒山夜,更拥寒衾听子规。”南宋淳熙十年(1183),朱熹总结了自己与茶的缘份,与茶的情感,他在《咏茶》一诗中说:“武夷高处是蓬莱,采取灵芽手自栽。地辟芳菲镇长在,谷寒蜂蝶未全来。红裳似欲留人醉,锦幛何妨为客开。啜罢醒心何处所,远山重叠翠成堆。”茶道与理学水乳交融,相得益彰。所以,很能难说是理学成就了朱熹,还是茶道成就了朱熹。

儒学重一个“敬”字。

“敬”在儒家中始终是人们伦理生活中随时都要有的一种态度。

孔子要求人们“敬事”、“执事敬”、“事思敬”、“行笃敬”,要求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时刻保持一颗恭敬之心,这才“恭近于礼。”(《论语·学而》)这“敬”在人们生活行为上就要“居上不宽,为礼不敬,临丧不哀,……” 孟子认为“有礼者敬人”。 他把“恭敬之心”归结到人的内在道德情感上,是直接出于情感需要的。而此情感就是“人皆有之”的“良知”、“良能”。

明茶文化的内在魅力也体显在一个“敬”字上。

新年习俗上:大年除夕之夜,子女为父母守岁要为父母奉上一杯香茶,祝父母安康幸福。农历正月初一,为新岁之首,春天之始。早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敬茶。一家人中,长幼有序,相互敬茶,送上祝福。婚姻中,以茶为信物,女子受聘,谓之‘吃茶’。”所以,有“好女不吃两家茶”之说。婚礼习俗中,新人敬茶,敬父母,敬亲属,接受每一个人的祝福。家庭待客礼节中,敬茶是重要环节,不仅是对客人、朋友的尊重,也能体现自己的修养。主人向客人敬茶时,一般由主人亲自上茶,以示对客人的尊重。

这里,茶道与儒学一样,体现的不仅仅是人们生活中的一种偏爱,而成为一种道德休养的象征。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