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访谈威廉·布雷克的《老虎》一诗  

2010-10-14 23:49:52|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访谈威廉·布雷克的《老虎》一诗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访谈威廉·布雷克的《老虎》一诗

 

林子注:美国友人泊梦在其博客中帖出了这一篇由中文系铁冰翻译的威廉·布雷克的《老虎》一诗。铁冰把威廉·布雷克的《老虎》译成了粤版的《老虎》,其中讲究了粤语的音调、韵味和节奏。如果懂粤语的朋友读来一定非常有趣。可惜,我虽然经常住广东,但不懂粤语,只会几句简单“雷好”之类,无法领略粤语的韵味。但是,泊梦对铁冰的访谈也同样让我们了解了其中的精妙。所以,特将此文帖出,以飨读者。

The Tiger
William Blake

TIGER, 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
Could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

In what distant deeps or skies
Burnt the fire of thine eyes?
On what wings dare he aspire?
What the hand dare seize the fire?

And what shoulder and what art
Could twist the sinews of thy heart?
And when thy heart began to beat,
What dread hand and what dread feet?

What the hammer? What the chain?
In what furnace was thy brain?
What the anvil? What dread grasp
Dare its deadly terrors clasp?

When the stars threw down their spears,
And water'd heaven with their tears,
Did He smile His work to see?
Did He who made the lamb make thee?

Tiger, 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
Dare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

~~~~
威廉·布雷克

哇,老虎~~~~~~!火烛咁旺,
响黑嘛嘛嘅树林度,鬼死咁光!
系边个咁正嘅眼神,咁劲嘅手势,
整得出呢只靓到咁得人惊嘅嘢黎!

响天上嘅边度,定系边处嘅深渊,
整出旧火烧响你双眼里便?
凭咩巨翼佢够胆去追,
又靠咩手势够胆抓低佢?

几威猛嘅臂力,几犀利嘅绝技,
先至捻得出你啲咁既心肌?
你有咗心脉,跳起来鬼死恐怖,
之又点及得佢既手同脚啵!

使嘅系咩锤仔,跴嘅系条咩链,
响边度嘅火炉将你个脑烧煅?
响咩铁砧上边将神工搞掂?
又凭咩神勇将只凶神控住?

当时天上嘅星星掟低啲矛枪,
又将啲泪水整到成个天湿嗮,
佢有无对住自己嘅杰作阴阴笑?
佢系咪造咗你亦都造咗羔羊?

~~老虎啊~~!火烛咁旺!
响黑嘛嘛嘅树林度,鬼死咁光!
系边个咁正嘅眼神,咁劲嘅手势,
够胆整出只靓到咁得人惊嘅嘢黎!

泊梦:人死了,留下了诗。不同的背景,不同的文化,不一样的语言,对活著的
你,该去怎样回到死人活著的那个年代!W的老虎你太清楚了吧?我也相信你同时看过几个不同译本的老虎吧?!那么你感觉了什么?感受到W写下老虎的心情了吗?感觉出老虎的含义的隐象吗?你没有!但,铁冰有!!你有醉乎广东语的老虎译本吗?你没有!但,铁冰有!
这一段老虎的眼睛里燃烧著大火,自然是夸张而有指喻。W没有挑明答案,欲丢下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为什么老虎在黑乎乎中被折腾,而你欲活的热乎!这里W要的是问题,而不是答案!请看:

TIGER, 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
Could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

哇,老虎~~~~~~!火烛咁旺,
响黑嘛嘛嘅树林度,鬼死咁光!
系边个咁正嘅眼神,咁劲嘅手势,
整得出呢只靓到咁得人惊嘅嘢黎!

W
是一个非重读音节中的每行的最后的音。因此,每一行只有七个音节,而不是传统的八个。换句来说,每一行结语都有一个重音的音节,似乎模仿了制造商的打锤砧。而这股锤砧的声音正好与广东语音吻合!我不认为是种巧合,但,我肯定铁冰已抓住了老虎的音脉!
有意思的是,W的脑袋是逆叛的。在那个流行规整的音节的年代,W的每一行结尾的音韵都是不完整的,都少了个半个音,欲多了这个/重/音!而这个/重/音正好与/咁/嘅/的广东词出自一个音度!在这里,我不能不敬爱铁冰的付出与才华!
铁冰,可以说说,是什么触动你用广东语译此老虎?如此/阴/阳/一搭,竟同老虎的口型绝配!

铁冰:布鬼这首《老虎》的很多译本我找来看过,觉得都不好,所以自己也翻译了一遍(国语译文),翻完后意犹未尽,接着又弄了这个粤语版的。粤语的历史是比普通话悠久得多,她更悦耳,更富于表现力,用它来写诗也更好玩。我以前也用粤语鼓捣过莎老鬼的第18首十四行诗,也是因为好玩。由于粤语的口语性更强,语气词非常丰富,所以《老虎》的粤语译文可以比国语译文更好地抓住布老鬼那颗惊叹的心,这一点,读一读第一节粤语译文的国语译文就能体会一二:

哇,老虎,老虎哇~~!火一般旺,
在黑漆漆的树林里,要命地光亮!
是谁那么好的眼光,那么棒的手艺,
捣鼓出这只漂亮得如此惊人的东西!

泊梦:我赞同!国语的音过于柔软,的确少了W的满心的/狠愤/,也就是说/重音/!

In what distant deeps or skies
Burnt the fire of thine eyes?
On what wings dare he aspire?
What the hand dare seize the fire?
响天上嘅边度,定系边处嘅深渊,
整出旧火烧响你双眼里便?
凭咩巨翼佢够胆去追,
又靠咩手势够胆抓低佢?

这一段W进入主题,in what开始叫乎,心境也跟著抖颤。是什么?遥远的深处?还是天空?谁?是凶猛的老虎?还是听话的羊?是你?还是他?又怎么能逃出热辣辣的火堆呢?W借老虎的本性暗示了当时与希望拥有一个美丽的家园!
铁冰以同等的口型/响天上嘅边度/在那里?/够胆抓低佢?/怎样的手敢去抓这火焰?也可以说,在意境是直接译出老虎所隐喻那股堆在心中的恐惧与梦幻某种完美的对称!在形式上,铁冰独创出语义的风格。而这个/低/完美的与/the/搭配!
在这里,铁冰可以再深一层说说,形式与意境的关系吗?

铁冰:这个问题很大,不好回答。我还是讲一讲自己对《老虎》的理解好了。这首诗是用形式来构造意境的。它的形式就是你也说过,它每行有7个音节,而不是传统的传统的8个,有一些诗行缺少完整的句子结构,致使句意模糊,有吞吞吐吐,言辞闪烁的感觉。这就是布老鬼心多多的表现——布鬼的心狠乱,又狠慌,他的脑袋里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他不想让你知道。布鬼不想让你知道他为什么心乱,但他非常想让你知道他在心乱。布鬼心乱,这就是此诗的全部意境。这跟小莫的情多多梦多多差异是很明显的。小莫的诗句让你一览无余地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也知道她的诗句能让你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布鬼相信他的诗句能够让你捉摸不透他的鬼梦。
可是狠多杀诗和译诗的你都想把布鬼的鬼梦摸透(例如有人认为此诗是称赞法国大革命,有人认为是歌颂上帝,有人认为是歌颂劳动人民……),我不想说这些杀都是胡说八道,我想说的是这些你不懂诗也不懂布鬼。老虎是一种神秘的隐喻吗?它到底象征什么?布鬼对老虎、对创造了老虎上帝是爱,是怕,还是恨?我想,这些都不是布鬼的鬼梦,这些都不过是布鬼用来告诉你他心很乱的工具罢了。所以老虎的创造者不是上帝,而是布鬼。有意思的是,在《老虎》的最后一段,布鬼明知故问:他(上帝)有没对着自己的杰作嘻嘻笑?
他是否造了你也造了羔羊?如果我们知道布鬼除了写过这首《老虎》,还写过一首《羔羊》(收在《天真与经验之歌》集内),我们就会知道——要是布鬼知道众多后人们削尖脑袋在猜测他的鬼梦,一定会为自己的得逞而笑得满地打滚!

泊梦:
And what shoulder and what art
Could twist the sinews of thy heart?
And when thy heart began to beat,
What dread hand and what dread feet?
几威猛嘅臂力,几犀利嘅绝技,
先至捻得出你啲咁既心肌?
你有咗心脉,跳起来鬼死恐怖,
之又点及得佢既手同脚啵!

这段的主题在/Could twist the sinews of thy heart?/一眼看去,还已为是心在抽筋!如果你穿越时空,进入/几威猛嘅臂力,几犀利嘅绝技,/中,怎样的痛,怎样的苦,在这股猛将的臂力下,除了荡乎,同时创造了老虎完美的心形状!
2
个/几/的含指层意多多,既引出/heart/,也引出/脚/所意味的生命的活力!既是口语助词,同时配合了整首诗的/重/音!
铁冰,请再说说这2个/几/在这段和全诗的作用!

铁冰:这个问题其实你自己在前面已经回答了一部分:布鬼要的是问题,而不是答案。这首诗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布鬼不停地提问,所以全诗有一大堆what。他问那么多干嘛?我看就是为了用自己的惊叹来缓解自己的心慌!在翻译方面值得一提的是,原文what什么,我的译文里大多数译成(什么),这里译成(多么,how),是灵活处理,虽然意思改了,但惊叹之意是不变的。译文威猛犀利(厉害)等词,是吞吞吐吐的原文所没有的,但粤语不喜欢吞吞吐吐,就加进去了,并且what要变成how)。

泊梦:
What the hammer? What the chain?
In what furnace was thy brain?
What the anvil? What dread grasp
Dare its deadly terrors clasp?
使嘅系咩锤仔,跴嘅系条咩链,
响边度嘅火炉将你个脑烧煅?
响咩铁砧上边将神工整完?
又凭咩神勇将只凶神搞掂?

从诗的角度去理解 这一段只是在叙,也可以说是多余的。前2段已吐的很明确了。这里只能说是更加确定老虎的凶猛,希望,梦想!还有那丝W不能确定的梦!似乎在某种致命的圈中转乎,一种可怕的意识在其大脑中形成!那么是/响边度嘅火炉将你个脑烧煅?/响边度呢?!铁冰的用心显而易见,不止抓住了这个/叙/的过程,/系/你个/将/将只/这堆音节与W的/ainainaspasp/成为谐律的搭配!

When the stars threw down their spears,
And water'd heaven with their tears,
Did He smile His work to see?
Did He who made the lamb make thee?
当时天上嘅星星掟低啲矛枪,
又将啲泪水整到成个天湿嗮,
佢有无对住自己嘅杰作阴阴笑?
佢系咪造咗你亦都造咗羔羊?

这段是W的精彩一段,描述了一个奇妙的创造过程比拟星光象征破坏性的进程。同时W任性的再次发疯!口吻的加重,凸出老虎与羊的不同情性的一面,善良与掠夺,温驯与强暴!
作为译诗的你,只是吃透了原诗还不够,还要拥有对诗中的事与物敏感的感知,即是抓住W的/老虎/,更要看到活在你身边的/老虎/!也就是说你的直觉随著原诗的变化而应变!这等功夫目前也只有铁冰能逮捕这股奇妙的双重意味!/矛/的出现,一词点破了W所争取的希望,不要见血,不要战争!而泪更易感动上天,天/湿嗮/引出结尾的一段。。

Tiger, ti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
Dare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

~~老虎啊~~!火烛咁旺!
响黑嘛嘛嘅树林度,鬼死咁光!
系边个咁正嘅眼神,咁劲嘅手势,
够胆整出只靓到咁得人惊嘅嘢黎!

最后这段不过是重奏,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再现W的喉咙!回应上段的泪,泪湿嗮成水,水可以扑灭那/火烛咁旺/的火吗?这里的意象空间甚广,也给了你发挥的空间!而重复中只动换了一个词,铁冰的/够胆/完全是够胆的用词!广东语够胆的发音应该是一高一低,另2词之间还要停那么一停,你在这刹间的停顿的空间里明白了/Dare/的意味!
而我在这个空间中看到了一个超限的虚拟笔译的天才,可以说译本的神气无懈可
击!铁冰,/够胆/2个字的灵感是怎么来的,Dare的确是发2个音,而你的够竟如此吻合此词音与味!可以说说吗?


铁冰:哈哈,这不需要灵感。够胆在粤语里是很常用的一个词,也很口语化、
很有气势(相比之下在国语里就要说胆敢,但胆敢念起来跟拗口)。这是译入语自身的美妙,我不敢居功。

 

  评论这张
 
阅读(128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