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走天涯(原创)  

2010-06-28 07:09:0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天涯(原创)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到三亚,就不得不到天涯海角走一走。

因为,那里有一片蔚蓝的天空——纯净的像碧玉一样澄澈,几朵白云镶嵌一幅洁净的丝绒上,瑰丽地熠熠发光,让人情不自禁地相起“秋色从西来,苍然满关中。”

因为,那里有一湾碧海——层层鳞浪随风而起,在太阳的光辉中跳跃,汹涌澎湃,前赴后继,像万马奔腾,雷霆万钧,凝聚着一种无以言状的生命力度,但当它接触到伟岸的瞬间,又会轻轻地抚摩着细软的沙滩,变得的那么眷念和柔情。

因为,那里还有两块石头:一块刻着“天涯”,一块雕着“海角”。

这两块大石头本身就蕴含着纠缠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怨情仇。在三亚流传着这样一个海南版的罗蜜欧与朱妮叶的故事:一对热恋的男女分别来自两个有世仇的家族,他们的爱情遭到各自族人的反对,被迫逃到此地,携手跳入大海,于是化成两块“天涯海角永远相随”的巨石,相依相恋。

“天涯藐藐,地角悠悠”,浸透着凄凉的沧桑。古人到天涯,并没有我们现在的惬意和娱悦。因为,他们大都是被流放到这荒山僻壤水天相连之地。那时的天涯海角,可没有如今的风光秀丽,而是一个交通避塞,人迹罕至,凄凉荒芜,的穷山恶水的地方。东汉建武十七年(41年), 汉光武帝拜马援为伏波将军,命他率长沙、桂阳、零陵、苍梧军兵共一万余人征讨蛮族女徵侧。马援率军沿南海岸前行,沿途开凿山道一千多里,走了数月,可见途中的艰辛。唐大中二年(848年),两度为相李德裕被贬为崖州(治所在今海南琼山区大林乡附近)司户。他在崖州作《登崖州城作》一诗,说:“ 独上高楼望帝京,鸟飞犹是半年程。青山似欲留人住,百匝千遭绕郡城。”“鸟飞犹是半年程”虽然仅是一个比喻,但从京都到海南路途遥远却是事实。按现在的铁路里程行算,北京至三亚全程3451公里,列车要跑34小时56分。如果步行,按每天平均30里计算,需要230天。更何况古代交通不便,翻山越岭,风餐露宿,走个数年也不是不可能的。李德裕是从惠州到崖州,途中的艰辛是省了不少,但崖州的凄凉是让他饱受的。所以,他说:“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崖州知何处?生渡鬼门关。 唐人吕岩也说:“天涯海角人求我,行到天涯不见人。”

流放与流放是大有不同的。

在古代岭南以是犯官的流放之地了,但是以岭南与海南相比,又有天堂与地狱之别。北宋绍圣二年(1095),苏东坡谪贬惠州。他认命了,说“南北去住定有命,此心亦不念归,明年筑室作惠州人矣。”所以,他在惠州建新居,打算永作“惠州人”。爱妾朝云去世,葬在惠州,他在悲伤中又有点慰籍,说:“玉骨那愁瘴雾,冰肌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花丛,倒挂绿毛么风。素面常嫌粉污,洗妆不退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可是,章淳一伙偏偏不让苏轼有好日子过,绍圣四年又把苏轼谪贬到海南。苏轼一接到贬放崖州的命令后,近于绝望了,他当即写下一封家书交贬居雷州的兄弟苏,说:“某垂老投荒,无复生还之望。昨与长子迈诀,己处置后事矣!今到海南,首当作棺,次便作墓。仍留手疏与诸子,死即葬于海外,生不契棺,死不扶柩,此亦东坡之家风也。”苏轼贬居海南三年,可以说,没有什么好心情。他写道:“九疑联绵属衡湘,苍梧独在天一方。孤城吹角烟树里,落月未落江苍茫。幽人拊枕坐叹息,我行忽至舜所藏。江边父老能说子,白须红颊如君长。莫嫌琼雷隔云海,圣恩尚许遥相望。平生学道真实意,岂与穷达俱存亡。天其以我为箕子,要使此意留要荒。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留下不少“余生欲老海南村,帝遣巫阳招我魂”,“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的诗句。

如今,我们走天涯,不再步履跚蹒,更无法去体会李德裕、苏东坡谪发边陲时的凄惨。如今的天涯海角已是前海后山,风景独特,不仅是海天一色,烟波浩瀚,帆影点点,椰林婆娑,与“天涯”、“海角”相依相伴的有“日月石”、“ 海判南天 ”、“南天一柱”,与天涯石刻相互映衬的点火台望海阁怀苏亭和一座座由现代建筑和仿古传统园林式建筑风格相结合的天涯物寨天涯漫游区海上游艇俱乐部天涯画廊天涯民族风情园天涯历史名人雕像等。

所以,当你伫立在惊涛朴岸的金色沙滩上,迎着阵阵徐徐指来的略带微咸的海风时,你会想起陈慧琳、金城演释的《天涯海角》的唯美爱情;会让你想起阿杜的“天涯的边/ 会有怎样的世界;海角的夜/ 会有怎样的思念。”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3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