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凭栏小记 (原创)  

2009-01-15 08:29:2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子/文

    已是“万籁收声天地静”的时辰了,可是我还没一点睡意,依然倚窗眺望,“看萧然、风前月下,水边幽影。”不是我有“神闲意定”的闲情逸志,而是桌案上的那四本书扰得我昼夜难眠。

     那是四本怎么样的书,能使我心情如此沉重?

     《沙县现代诗选》(邓祖光编)、《沙县风景名胜散文选》(徐肇敏编)、《沙县风景名胜诗词选注》(张盛钏编)、《从小水门到步行街》(林仟典著)——这四本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书上显赫地印着:“谨以此书敬献给沙县建县1600周年”。福建省文联主席、原福建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许怀中为书题词:“把描绘沙县自然和人文景观的诗文展示给广大读者。”这四本书的份量和价值是不言而喻的:邓祖光编的《沙县现代诗选》收入沙县籍和在沙县工作过的外县籍诗人40家170多首现代诗,这是第一本全方位的展现沙县现代诗的风貌的书。徐肇敏编的《沙县风景名胜散文选》收入包括宋代李纲在内的35位作者70多篇作品、张盛钏编的《沙县风景名胜诗词选注》收入从唐代到现当代120余位作者的诗词300多首,据我了解,这些都是在具有1600年历史的沙县前所未有的选集著作。林仟典著的诗文集《从小水门到步行街》,正如许怀中为其书所作的序中说的:“这些文章散发出浓浓的乡情和品味园林的雅趣。”

     他们在作一项前无古人的、功德无量的工作。

     沙县是一个有一千多年历史的闽中古城,史称沙村和沙阳,自东晋义熙年间(405418年)建县以来,历经宋(刘宋)、齐、梁、陈、隋、唐。唐中和四年(884)之前,县事由汀州(今长汀)的汀州司录兼管。唐中和四年,为有效治理县政,崇安镇将邓光布与汀州司录兼沙县政事曹朋协商,将沙县治所迁至凤林岗下(今沙县人民政府所在地)。借助山水地理,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和谐原则,遂有更具规模的县署、城隍、街区、学宫,以及千家之市,百业之盛。至宋代,随着中原汉人迁入的增多,沙县出现历史上第一个繁荣时期,开垦耕地不断增多,人均占有面积达4.8亩;交通事业也有一定的发展,沙溪上首次架设了连接两岸的桥梁;文化教育事业出现“五步一塾,十步一庠”(康熙版《沙县志》卷一)的盛况。沙县又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出现过闽学四贤之一的罗从彦以及以直谏和诗文名闻朝野的陈瓘、邓肃等一批全国著名学者名臣。这四位作者向我们展示出的又岂止是“描绘沙县自然和人文景观的诗文”呢?他们向我们奉出的是一颗颗热爱故乡,赞美故乡的赤子之心。四本书,总计53万字,按行政部门习惯的说法,这是一项“文化建设”工程。既是“工程”,当然是即耗资又耗时。张盛钏老师告诉我,他从去年暑假就开始着手收集整理。一个重点中学高中毕业班的任课教师,要从极其繁重的教学中,挤出时间来完成一本近20万字的选集的收集与编注,其辛劳是可想而知的。而邓祖光辞退了异地教书的差事后回到故乡连工作都还没着落。可是他们却作起“提升沙县文化品位,促进文明建设,弘扬‘实说实干,敢拼敢上’的沙县精神,让沙县走向世界,了解沙县”的大事。原先我一直以为是政府的某个部门在作这项工作,所以当徐肇敏老师通过电子邮件向我诉说邀稿的难度时,我竟天真的建议他通过“组织”出面。你以为他们是谁?他们只是一个诗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民教师(两位现职、一位已退休和一位还没找到适合去处的教师)。在物化的今日,他们却自己出钱,花时间,作了我们许多部门应该作而没有作的工作。想起这些,都让我们这些以文学工作为己任的作家们汗颜。这使我想起已故诗人范方的一句话:我们每一个从事文学艺术的人,“忧患的是父老兄弟、是国家、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学快点进入世界之林。至于个人不仅清淡,而且还将漂泊终生。文学历来就是这样,……”想起著名诗人刘登瀚说的:“若不是出于信仰的狂热,怎么会有诗人这样的‘傻子’?”(见刘登瀚为范方《今夜星空》所作的序)

    三明文学界的朋友希望我为这四本书的出版说几句,我能说什么呢?只想由衷的说四个字:“真不容易”。诗人辛弃疾说:“身世酒杯中,万事皆空。古来三五个英雄。雨打风吹何处是,汉殿秦宫。”好在这四本书会与这座有悠久历史的古城同存。即使是百年、千年之后,我们某个子孙从故纸堆中翻出它们时,我想,他们也会由衷地说出这四个字:“真不容易”。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3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