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感觉在夜里的异样——春发的诗(原创)  

2008-10-12 21:12:5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觉在夜里的异样——春发的诗

林子

 

春发是我弟弟,但他爱诗,写诗,与我无关。

一次,在市文代会召开之即,碰到市文联专职副主席、诗人范方。他告诉我说:“你弟弟的诗写的不错,我准备特邀他参加文代会。”我说:“我不知道。他写诗?他会写诗吗?”范方拿出了一叠文稿说:“不错,还写的不少呢?”这是三明大学(现称三明学院)转给文联的稿子。

那时,春发在上大学,而且在学校很不安份。喜欢他的老师誉他是才子。他们学院的文学授课老师是我的文友——一位从江西省作家协会转会到福建的散文作家,叫犁人,还郑重地给我推荐过他(犁人不知道我们是兄弟)。可是,他们学校的教务主任也一本正经找过我说:“你那弟弟得好好说说,别给学校惹事。”好也好,坏也好,我都保持沉默。因为,我知道,不管是好,是坏,他都会掌握一个度,因为他是聪明人。

一次,庐上诗歌笔会,我们都参加了。我是评委,他是诗人。

他参赛的诗《裂变》,几位评委都很看好,可是硬是让我从一等奖,拉下了,成为二等奖,谁让他有一位也是评委的哥哥呢。那时候起,我开始注意了他的诗。他自己编成的一本油印集子,诗人昌政,给他写了一个不错的《序》:“春发专注于体察有生以来内心全部的痛感与快感,仗持心智感悟能力,将个体置于群体之中去领会人类生存过程的压抑的孤独,将群体置于时空的大背景下去感受生命大苍茫的忧患意识,最终形成超越于宿命感的襟怀气象,深潜着东方文化的静寞精神。如此饱满的生命意识成为抒写我们的称之为现代诗,他也许视为个人发言的依据。这种以生命体验感知世界的方式,促成他出语敏捷,旨意幽深;内含意识运动感,外显大世界错综复杂境况的现代诗特色。”“春发最初的感受是对直觉的寻踪、参悟,但理性的结晶不是诗思的终极。他将哲思还原成直觉的状态,诗旨就介乎感与知之间了。强调意会而不注意言传的明朗度,诗的精确性只表现在对朦胧感的清晰地把握对于现代诗而言,心态忌讳理性的解析,抽取。因为那无异于肢解了它,必将残缺、失真。因此,在春发的诗中,清晰的心态附着于蓄意可塑的感性细节加以表现;朦胧的心态虽然经物化,也仍保持心态朦胧的原状。每一诗句都仅仅起一种暗示、触动的作用,都是诗旨行过的遗痕。换言之,诗旨如风。吹动了草,草是诗句;吹动了云,云也是诗句。草、云都是风的遗痕。”(见詹昌政《听:男性的内心独白(代序)》)

2006年,《中国新报》杂志社总编夏寒先生,给我一次赞助出版一本集子的机会。于是,我将春发的诗与我的诗一同编为一本集子一起出版。诗人昌政,特意嘱我,不要修改春发的诗句,因为一改动再也写不出“那时的心境”。这本集子后来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书名就用春发的那首诗的名称《裂变》。集子分上、下篇:上篇是春发的《残留之水》,由诗人昌政作序;下篇为我的《苦涩的爱》由诗人范方作序。

对于春发的诗,我曾以夜里谁该去教堂》为题,写过一篇评论:“所谓夹缝,我想无非是极力想彻底摆脱传统文化积淀的影响而不能,对新的一种文化认识又模糊不清的惆怅和困惑。正像一轮红日已被群山吞噬,而新的曙光又暂时尚未出现的过渡期间的迷惘。由此产生的一种负重的压迫感和强烈的忧郁意识是可以理解的。因此,他感受到夜里有一种颜色如迷迷蒙蒙的太阳/发光的球体静默得像一群哑奴/在人的非分之妄想中沦为娼妇。(林春发《感觉在夜里的异样》)想入世,而又不容于世;有追求,而又暂时找不到理想的彼岸;自然会产生一种莫明其妙的惆怅。可能是情绪影响了体内一种无聊的响声/冗长而又沉闷地漫向某个角落/人生有些无可奈何。(林春发《行骗路上》)这种无奈已经不是叶赛宁似的淡淡忧郁,而是把人——一个带有强烈意识的人,与自然、市俗的一种抗争。这种抗争往往会使这一概念在重压下变异,便有了依附一幅惟妙惟肖的漫画/心总嫌小了些/选择一个角度/已长发垂地(林春发《感觉在夜里的异样》)的痛苦。对痛苦只有两种办法解脱:一种是叶赛宁似的逃避。天下事了犹未了,不妨不了了之。二是春天生命源源而来你在春天困惑/必须学会走夜路了。显然,春发选择得是后者,这使我们感到有点欣慰。”当然,我所点到的远不如昌政深刻。

 在这里,我选取出五首春发的诗,以飨网友,是优,是劣,我相信网友都会有自己的判别。

 

有消息传来

 

有消息从上游传来

一尾鱼正游出等待的心情

顺流而下逃窜

我和我的兄弟

带着鱼杆和网

前往河岸载杀

 

有消息传来

关于鱼的去向

 

我和我的兄弟在风口扎营

狂风吹断我的右手  落水

成巨大的香料鱼铒

太阳是浮标

有消息传来

太阳落山之际

鱼穿过这段河面

 

鱼正顺流而下

鱼鳞片片熠熠生辉

 

我和我的兄弟和消息

没有人质疑

消息永远传来

有一尾鱼正顺流而下

 

我和我的兄弟

有一天已经很苍老

落水的右手臂腐烂成空

改为左手继续

我和我的兄弟

一遍遍地向我们的子孙叙说

一尾鱼正顺流而下

它是一尾了不起的鱼

 

残留的水

 

那滴残留的水

终于接触我身体的某个部位

让我迅速惊醒并有所察觉

那滴残留的水

很久以后让我想到那支枪

过去曾蓄满水

整个枪腔都湿淋淋的水

很难断言那枪的岁月

颜色与墙混为一体

单管老式猎枪

生动且形象

倘若今天我没有在墙角入睡

一定更久以后才会想起关于枪的事

和设想它的来历

而水是真实存在

并确实把我惊醒

 

微弱的蜡光

 

倾心这样一个静静坐的结果

我有把握渡过整个明天

这个过程不用逾越

也能高效地漫漫肢解人类生活

烟雾腾腾上升

疏导我们感知的方式

 

这是世纪末的忧患

某夜你歇斯底里狂叫之后

才颓然发现自己的音调是

颇俱亮色的高

谁的眼睛被重复

先师们一去就再也回不来

他们带起的尘埃

覆盖你的思想

时间都标在日历上

有的已经发黄

而空间是静止

表现为衰退的文明

吊灯在因果中潜去

那个未被爱情战胜的人

在有滴水的地方拒绝

我们最好的理解

把忏悔赶至最后

再回来

欢笑或漫不经心

 

靠近傍晚

 

靠近傍晚

怪异的雷把你惊回对岸

你像某次受伤的古代笨鸟

从容坐下安排熟悉的人流

默默从鼻子下闪过灿烂的眼球

谁弄得清鳄鱼抚爱过你并流泪

你唏嘘低下头贴近闪电的鞋尖

视觉被刺伤

听见一种声音在我们中间安顿

寻找快感

我们面对面喝怀酒是错误

拐过一些街道去广场永远是错误

靠近傍晚一切如初

夏季下雨冬日寒风袭人

高楼上探出朦胧的黑点

是飞坠的情感大断裂

一些古怪的图形立在墙上

你漫不经心地静观

落日下缓慢地旋转坐椅

提着瓶子

走出去又归来的人们六神无主

他们完成一次履历如你所视

害怕被人斟破与影子的所有对话

接近傍晚人们在猎奇不同的情愫

无所表示

靠近傍晚发生一些事无所表示

人群四散离去时

你对着白色的墙不断告别

 

感觉在夜里的异样

 

夜里有一种颜色如迷迷蒙蒙的太阳

发光的球体静默得像一群哑奴

在人的非分之妄想中沦为娼妇

最可怕是作为潜伏者的潜伏

永远被不可宣告的秘密所沦陷

 

在夜间去教堂吧

 

春天生命源源而来你在春天困惑

必须学会走夜路了

月亮是天狗追逐的尤物

坠入蚀汁的深池

天空寂寞  天空寂寞  天空寂寞

模糊的脸眼泪涔涔

低瞰如梦如烟的垂樱

湿漉漉的梦  趔趔趄趄地流浪

影影绰绰地在窗棂闪现

你把眼泪隐藏在皱纹里深深地

让它流成河滔滔骇人的远古洪荒

舟过浊浪  舟过浊浪  舟过浊浪

你从交付自己的寓言里

    最不可信的一幕

伸出关节格格作响的手

 

夜里谁该去教堂

 

路上有个人来回寻视不熟悉的错误

忙碌地道歉由衷地惆怅

门帘很过晃动

少女的腰肢是漂亮的玻璃转门

以铺天盖地的黑鸟群

旋成那个时辰没有表情的一幕戏

依附一幅惟妙惟肖的漫画

心总嫌小了些

选择一个角度

已长发垂地

 

夜里谁会去教堂

 

钟声响过

风便慌恐

 

为了让读者更好理解春发的诗,附录出诗人昌政的解评:

 

听:男性的内心独白(代序)

詹昌政

 

春发专注于体察有生以来内心全部的痛感与快感,仗持心智感悟能力,将个体置于群体之中去领会人类生存过程的压抑的孤独,将群体置于时空的大背景下去感受生命大苍茫的忧患意识,最终形成超越于宿命感的襟怀气象,深潜着东方文化的静寞精神。如此饱满的生命意识成为抒写我们的称之为现代诗,他也许视为个人发言的依据。这种以生命体验感知世界的方式,促成他出语敏捷,旨意幽深;内含意识运动感,外显大世界错综复杂境况的现代诗特色。

在诗旨的传达上,春发趋向于对境界的整体把握,即:吸收与旨意的磁性相关的细节的金属件,以暗示内在的磁场。这些细节,粗砺、反逻辑、超现实,不求古典的优美,而有现代派不可解析的滞重感,给人以精心策划过的“乱”的感觉。而透过大悖背的表象,我看见了内在井然的秩序,审美主体随意支配的客体,从而获得艺术上的绝对自由,类似气功学说的“气随意生”的原理——这是春发的现代诗的美学追求。

艺术表达方式的变革,扩大了春发的艺术视野。人们活动的程序与精神生活的无模式二者并存,也使诗人超越生活状态的困扰,进入本体意识区域,回顾或审视人生沉朴的实相成为可能。春发现代诗正是据此打破了现实的秩序感,按他的价值观念重新组合,建筑性灵世界,努力淡化内心与自然的界限,时间序列中发生的事件,不再受本义时间的制约,而只受控于诗人的心理时间。作为男人内心独白的春发现代诗,其蕴含的心灵信息是丰富的、饱满的。他以诗的方式向我们叙述他对岁月的惊疑,生存的感悟,并不认为他的目的只是完成一首诗,而是要向我们展示现代人的复杂心态。因此,他精心的表达,往往给人以即兴的感觉;也因此,他的每一首诗都只是突然插进来的发言,结构纯然开放,没有“完成了”的结束感,另一首诗,则往往是这一首诗的继续。作为一个诗人,一生中也许只写一个或几个主题的无数首诗。但,正是他全部的作品最终共同完成了艺术人格的塑造。这样,我们不难理解:春发的诗歌,是他精神生活的口语;由此我相信,他并不存在无可表达的主题,因此他的心态就是诗的主题。

春发最初的感受是对直觉的寻踪、参悟,但理性的结晶不是诗思的终极。他将哲思还原成直觉的状态,诗旨就介乎感与知之间了。强调意会而不注意言传的明朗度,诗的精确性只表现在对朦胧感的清晰地把握对于现代诗而言,心态忌讳理性的解析,抽取。因为那无异于肢解了它,必将残缺、失真。因此,在春发的诗中,清晰的心态附着于蓄意可塑的感性细节加以表现;朦胧的心态虽然经物化,也仍保持心态朦胧的原状。每一诗句都仅仅起一种暗示、触动的作用,都是诗旨行过的遗痕。换言之,诗旨如风。吹动了草,草是诗句;吹动了云,云也是诗句。草、云都是风的遗痕。

上述的创作方法加深了对春发现代诗的阅读难度。

我认为,阅读春发的诗,不可粘滞于诗句本身。因为,他力争隐蔽地传达内心信息。诗句表象构成的成份和方式,均受控于他自觉化的诗思,如果加以理智的推敲,只会纠缠不清。必须撇开他的错接、悖背、超实等的语言方式,也以直觉全程追随他的诉说,从语气,从节奏,从相隔甚远语词……抓住诗旨的基本指向,获得总体印象。尔后,灵敏地觉察诗句间透出的一线亮光,认识前后半句大相悖背深处的合理联系,进而窥其堂奥。当然,这一切都要以掌握了现代诗的修辞方式,即“诗家语”为阅读基础的。试读他典型的诗句:

烟雾腾腾上升

莫名地变幻

疏导我们感知世界的方式

                 《微落的烛光》

“烟雾”与“感知世界的方式”分别属于自然、社会两个范畴的非生命形态和生命行为,为什么前者竟能“疏导”后者呢?表象上是不可解析的。但烟雾从上升到变幻是一个过程。意味着时间的行程。因而,深层暗示出:时间在改变人的观念。

或如:

你漫不经心的静观

落日下缓缓地旋转坐椅

提着瓶子

走出去又归来的人们六神不定

                     《靠近傍晚》

你坐在转椅静观,为什么会使人六神不定,威慑至此?其实“漫不经心地静观”是超越了生命后的解放状态,“你”代表了与生对立的另一种存在;生命忙忙碌碌无非有所求,而岁月无情,“落日”将把焦灼、无奈的人们“惊回对岸”,同享你“从容坐下”的滋味。这就道出了:宿命感使人惶惑的心态。

我认为:春发前期的现代诗较为粗张,犹如麻石叠垒成的墙,给人以厚重感和血性气质的感染,其忧愤是躁热的,也是粗暴的,往往以强行剌激性意象来表达,最终以一种氛围捕捉了读者。密集意象反逻辑的错接,成为他语言的特点,令人惊异于他竟能如此熟练地接持“诗家语”雄淡人生。这样的诗,无法是用优美来批评的。它根本就是对诗歌的破坏。排斥精巧的结构;放弃柔美的抒情品质;中断诗句本位表达而插入异位隐指,使诗有了“野”的格调。这对牵引现代诗迅速步入现代生活,同节奏共呼吸,无疑具有积极作用。春发后期的现代诗探索则是在这基础上加以修正的。内敛取代了粗张,淡泊洗去了焦躁,有如粗糙的岩石已经打磨,显出原生美纹,趋向雅致,语锋的力度让位给了深沉的人格力量。诗呈现出一派和平气象。质朴、沉稳的缓调子的叙述散发沧桑况味。但继续保持了细节质感,大事件模糊地隐现在诗中的基本特色。同时也仍持着于对生与死、爱与恨,特别是万能的时间的本原作宗教意义上的思考,常有顿悟,而且独特。从形式至内容,他都作了相当严肃的探索。这册实验诗表明,其诗探索的实绩是可取的。

春发的现代诗给予读者的审美快感是强烈的,这我已深切的感受到了。他那一份始终葆有的艺术良知尤其令我赞赏。在“杂念攀缘”的一生中,相信他会一次次“攀缘杂念之巅放飞自己”;“努力歌唱/ 面对真诚的泪水和诗歌。”

现在,我说,我读过林春发的现代诗。

你呢?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2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