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生活是一种感受——读林秀美新诗集《想像》(原创)  

2008-08-07 15:50:02|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是一种感受——读林秀美新诗集《想像》(原创)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生活是一种感受

——读林秀美新诗集《想像》

林子

 

大凡女诗人以清丽婉转、哀怨凄恻见长。东汉末,女诗人蔡文姬以悲伤凄楚的《胡茄十八拍》传世;唐代,女诗人薛涛,以“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的清词为人称道?被誉为“宋闺秀词自以易安为冠”的李清照,不就是以那首“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醉花阴·重阳》传誉于世?现代女诗人也是如此。台湾最负盛名的女诗人蓉子以长情,深情著称。有永不凋谢的三色堇之称的台湾女诗人张秀亚以“伤感写实”,“抒情传统建构”见长。曾活跃于台湾《葡萄园》、《文星》的女诗人胡品清以清丽而又温婉传誉诗坛。原先,我认为秀美也属这类。我曾说过:秀美的诗委婉清丽,如同她的人。(见拙作《美哉,水上玫瑰——读林秀美诗集〈水上玫瑰〉》

其实,我错了。

当我拿到她新出版的诗集《想像》,读到“不朽的魂魄 永恒的信念/ 这名字代表着人民的利益”(《平凡中的不平凡》)“在路上永远是一个不老的时间/ 路上的雨冲洗了顽固的污泥/ 路上的阳光驱逐了历史的黑暗/ 路上的歌永远是华夏的主旋律/ 路上的惊雷是永不改初衷的誓言”(《十月 在路上》)这些诗句时,我的心被这些掷地有声的诗句震撼了。这大江东去,气势磅礴大手笔不就出于女诗人林秀美之手吗?你还能认为她们只能写清丽婉转、哀怨凄恻的诗吗?我们接触到的诗人中太多太多人的是沉迷于个人感情的抒发,缺少了恢宏的、史诗般的作品。尤其是三明这个文化圈子里太缺少了像林秀美的《忠华,一路走好》、《平凡中的不平凡》这类长诗。其实,黑格尔所说的:“中国人是没有民族史诗的”现象的以前不曾是,现在更不曾是。所以,秀美的这些作品一发表,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受到了人们的关注。《忠华,一路走好》一诗荣获省级、国家级奖,《平凡中的不平凡》一诗荣获三明市首届百花文艺奖一等奖。

有一次,我在市委宣传部碰到林秀美,她对我说,有人称她为“红色诗人”。我认为“红色诗人”也没有什么不好。关键是:一、你所歌颂的主体对像是不是值得你去歌颂。如果,像郑忠华这样,在发生车祸时,他能够“第一个爬下深沟/ 从出租车里背起重伤群众”,磨破膝盖,“ 用双膝脆着爬上100米的路面”;能够“从80米以下的深凹处/ 又一次将受伤群众从死神的手中/ 夺回生命”。在抗灾抢险中,他能够“用流着血的双手扒开黄土/ 救起那被黄土掩埋的民工”;能够在洪水中往返数百次“在将人民的物资安全转移后/ 你又营救了100多名工厂职工”。最后在一次抗洪抢险中献出了他仅23岁的年青生命。如果,像张仁和那样,自己住在盖了40年的土屋,坐在那张用了18年的木头沙发,看那台用了18年的14寸黑白电视,却能够“为村里垫付的40000/ 在帐上记着/ 那左邻右舍新盖的砖瓦房/ 在两旁矗立着/ 那寄托着希望的客家中学/ 那呵护着全村13000多人健康的医院”;最后,他在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修筑村路中,不幸在一次意外的事故中去世。这些都是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实实在在,活生生地存在的英雄。时代呼唤英雄,人民需要英雄;而我们的文学工作者不应该去歌颂他们吗?罗曼·罗兰说:“诗人的使命,是唱永恒之歌。”难道说,像郑忠华、张仁和这样的英雄事迹不是值得我们去歌颂的“永恒之歌”吗?一个有良知的文学艺术家都应使自己的文学艺术作品体现社会道德,这是义不容辞的一种职业责任。法国杰出的启蒙思想家、唯物主义哲学家狄德罗曾说过:“使德行显得更为可爱,恶行更为可憎,怪事更为触目,这是一切手拿笔杆、画笔或雕刀的正派人的意图。”二、自己对这类英雄事迹是不是有了真实感受,是不是主观能动地去歌颂。我相信,秀美不会欺骗自己的情感。她确实从郑忠华的事迹中感悟到“不是所有的物质都能成为/ 财富/ 不是所有的精神都能传承/ 文明/ 不是所有的理想都能被/ 放飞/ 不是所有的英雄/ 只能在书上读到”。因为,她从“忠华 你放弃了一切物质/ 包括生命”中看到了“从一种感动到另一种感动/ 从一种表达到另一种表达/ 我们看见那盏灯/ 照亮了一座城市的灵魂。”她从张仁和“平凡之中/ 体现了/ 发展之中见责任/ 为民之中见宗旨/ 细微之处见先进/ 平凡 平静 平常之中见精神”的事迹中,感悟到“啊 共产党员 我们共同的名字/ 我们光辉的名字/ 风雨中诞生 烈火中洗礼/ 生与死的考验铸就了/ 不朽的魂魄 永恒的信念”。 这种发至内心的、充满激情喷发的心灵感悟,形成秀美这类英雄颂歌史诗的新的艺术风格。而这种艺术风格则是以秀美心地善良、恩怨分明和宽容大度的性格相吻合的。这就是德国文艺理论家威克纳格在《诗学·修辞学·风格论》中所说的:“风格是语言的表现形态,一部分被表现者的心理特征所决定,一部分则被表现的内容主意图所决定。”也只有这样,才能作到“主观和客观之间显示一种正确的自然的和艺术的关系。”而文学艺术作品的感染力,也就是建立在这种“正确的自然的和艺术的关系”之中。

当然,诗人林秀美的作品中也有“清丽温婉”的一面。比如,她对感情的持着:“用十年的时间 等你/ 够么/ 我的羽翼是透明的/ 忧伤 雪白一如犁花”(《不用等到冬天》)“我不知道/ 你在何处/ 我却知晓目光思念的方向”(《我不知道》)她对孩子的眷顾:“你在我耳边/ 你在我手心/ 你在我的每一根发梢/ 来吧/ 在你的童话里飞扬/ 你的灵魂 我的心”(《在你的童话里飞扬》)她对生活的热爱:“我相信/每一粒种子 在享受阳光雨露的滋润中/ 我相信/ 每一只雄鹰 在享受着云天高飞的辽阔中/ 练就自己的翅膀”(《在这座城市 我们努力着 感受着……》)正是,秀美性格的多重性,展现出她真实的人生。

罗曼·罗兰说过一句至理名言:“要散布阳光到别人心里,先得自己心里有阳光。”那么,我要说秀美是一位阳光女诗人。

 

(该文原发于《三明日报》)

4.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3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