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竹殇(原创)  

2008-07-22 06:14:0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竹殇

林子 

 

我对竹子并没有特别的喜爱,因为居于水泥和钢筋的包围中的人,是不敢奢望“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的美梦,更没有“瞻彼淇奥,绿竹猗猗”的闲情逸致。我与竹子的情缘完全出于一个偶然的机缘巧合。

原先三明列东的江滨大市场旁有一处自发的花鸟市场。说是“自发”的,原则它不属工商管理范围之内,只是地处公路旁,又临江滨公园,人来人往方便。花商们也是看中了这点,便用周末两天,在这里摆起了摊子。久而久之,这儿倒也成了周末人们休闲游逛的好场所。我也属于那类“游手好闲,碌碌无为”之辈,自然也就成了这儿的常客。在一个春雨绵绵,已是华灯初上的傍晚,我从公园逛到了花鸟市场。市场里早已物尽人散,只有一位佝偻的老花农萎缩在一角,守护着一株绿竹。他见有人来,如获释重地嘘了一口气。他说他是漳州的花农,要赶今晚的火车回去,带着这株卖剩的竹子实在是不方便。“先生,这株竹就给你了,好好地养护它。”他特意表示是不要钱,只是赠送。我没种过竹子,更不懂得怎么样养护。但碰到那瘦骨嶙峋的老农殷切期待的目光时,不忍心拒绝,于是丢下十元钱,抱走了这株竹子。

闲来无事,翻了翻资料才知道,这是一株常绿观赏的葫芦竹,其节干较短,且膨大似葫芦而得名,別名又叫佛竹、佛肚竹、佛面竹、节头竹,禾本科。其叶长橢园状针形或长橢园状卵形,先端渐尖而呈短尾状;基部钝或园钝;叶脈呈不规则格子状,脈或平行,脈时柄短,叶舌显著。我素来闲散,连自己一天三餐饭都不定时,更无心经意去照料一株竹子。好在,阳台有一缕阳光,常浇浇水,一个春天下来,这株葫芦竹竟然适应这个“恶劣”环境,长出了小笋。不久小笋挺拔而起,冲出了铁栅栏。它虽然没有了葫芦形,倒也冲天而立,绿绿葱葱。我信了,竹子有那“依依君子德,无处不相宜”的风采和品质。

虽然,我无法像那些修竹篁韵怀抱中的诗人那样,“日晚爱行深竹里,月明多在小桥头”,在心宁神静的状态中,去细细体验较多的自我价值和升华生命之光。但是,闲来无事时,我也会抱一本书(书是不看的,只是装装样子,免得别人以为你坐在阳台是偷窥什么别人的秘密),坐在阳台,静心去欣赏那疏枝箭叶柔清丽俊秀典雅的婵娟风姿在风中飞舞;细细去品味那铁骨虚心如凌云虚心的壮士弹剑长歌。任那一缕缕纯净透彻碧绿,在心中漾溢为一湾清凉。即使是在寒风凛凛的冬季,我也会隔着窗,看一片片枯叶,如何从枝桠上挣脱,然后冉冉地滑落,闪着金黄色的诱惑……时间长了,我与绿竹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我有时间时给它浇浇水,多也好,少也好,几天浇一次也好,一天浇几次也好,它都承受着,并无花卉的那般娇贵。它保持着四季常青,夏天也好,冬天也好,不断地长出新笋,源源不断地扩充枝桠。

这次,我到广东旅游,一走就是半个多月。虽然我也有对它的眷念和盼顾,但必毕竟是身在外鞭长莫及。半个月后,当我迫不及待地推开房门时,见到得已是落叶满地飘零。尽管我给它松土、浇水也已无法挽回一个事实:我与绿竹的情缘已成为往事。

我渐渐明白了一件事:我与绿竹是一段情缘,而爱是一生一世的事,来不得半点马虎;不是所有的过错,都能补救,一旦失去了,便成永久。

 

竹殇(原创)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3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