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原创)诗人昌政印象  

2008-05-12 08:21:1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诗人昌政印象

    林子

 

对诗人昌政印象如何?

诗人安琪说:“昌政,长期以来在自己坚实创作的基础上延续了本省诗歌编辑扶持培养本地新诗人的优良品质,在诗圈内外享有良好的口碑。”

美国文友泊梦说:“昌政有他独特的个性,独到的见解,渊博的学识,坚定的意志,远见的理念,浩深的哲理。为此,昌政废寝忘食,推敲诗,字斟句酌,为诗贡献一切,牺牲一切时间。”

昌政自己说:“生命不息,写诗不止。从点灯到打油,请允许我继续混迹其中吧。”

而我呢,不知是什么原故,一见到昌政,便会想起诗魔洛夫的那首诗:“有客骑驴自长安来/ 背了一布袋的/ 骇人意象/人未来到/冰雹般的诗句,已挟泠雨再降。”我不是诗魔,而昌政却是个“ 鬼才”。我与昌政,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名的。20多年前,三明市著名作家林万春到泰宁讲学。他回来后告诉我说:“泰宁有一个文学青年不仅为人忠厚,文才也出众,诗与评论都出类拔萃。”他就是昌政。不久,我又在云南的《滇池》杂志上读到了昌政的诗《小巷》:“许多古屋萌芽时/高墙都膨胀着。荒野被关住///一根扭曲的长骨。”我被他的才华震撼和折服了。于是,我在《滇池》编辑部约写的评论上写道:“农村的传统风情可以在他们身上找到潜在的精神实质,但是现代的精神又唤起他们的进取心。这种特殊的心理形态常在他们的作品中流露。”

我们真正相识是在1989年。他与诗人赖微合作主编出版了《三明诗群》报。这在当时看来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举措。我们从诗人赖微的坦言中看出一点端详。他在无题序中说:“不知哪一天,一个不小心,踩碎玻璃瓶。于是生命平添了许多优美的感伤——斑斑驳驳、纷纷繁繁的体验。情感历程,全在拾取之中……永远真诚地梦想重新组合完美。于是,便一再发生许多美丽的不幸……” 为了诗歌,他们都无所畏惧了。我在佩服他们的勇气和胆量。当他们踏月而来看望我时,在寒舍,我们几瓶啤酒,几碟小菜,便海阔天空地漫谈。昌政与我谈到了中国现代诗的状况;谈到了他对诗歌的追求与理解……在他漾溢的激情中,我又想起诗魔的话:“ 你的激情的眼中/温一壶新醇的花雕,”“我试着把你最得意的一首七绝/塞进一只酒瓮中/摇一摇,便见云雾腾升/ 语字醉舞而平仄乱撞。”

《三明诗群》的出版在三明诗坛有划时代的意义。登台亮相的有36位清一色的本土诗人,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对三明本土诗人队伍第一次大检阅。更让我惊喜的是昌政那篇题为《三明诗群:新生代的竞技姿态》评述。他用一种全新的感受去诠释现代诗的内涵。他说:“三明诗群的新生代诗人的意象不再密集而趋疏松。他们强调心智感悟,摈弃理性表明和浪漫倾诉。情绪的本身,不再是抒写的对象,仅仅在曲折暗示深层心理时起润滑作用。”我发现他对文学批评的修养并不逊于他的诗艺。而这种看似有悖于我们传统的文学批评标准的理念,是否预示着三明诗坛一个新的春天的来临?

后来,三明诗坛的发展,灵应了我的这种预感。

20世纪90年代,三明的诗坛有点沉闷。一方面是因为三明诗坛的领军人物范方身患重病,另一方面是三明的许多诗人调离三明。惟有昌政以《三明日报》的“怡园”、“绿地”为阵地,守护着三明诗坛。这期间,《三明日报》副刊发过莱笙、萧春雷、赖微、斯平等人及群体的现代诗诗歌专版以及集中推介过几十位的诗人。

2002年后,三明诗坛百花齐放,春意盈盈。通过昌政、叶来、沈河等人的努力,“三明诗群”成功地转迁到了网络上的《诗三明》论坛,使原来从区域自守的“三明诗群”发展到网络互动。他们“以‘三诗群’的写作群体为主,广交天下诗友,共品诗化人生;以真诚的态度进行汉语诗歌写作,以广阔的胸怀包容各种风格,以热情和温馨营造交流氛围。提倡率真、互动、健康、诚挚、向上的写作,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毋须置疑,昌政成了《诗三明》的“核心”。数年来,《三明日报》副刊从《诗三明》诗歌论坛上选发或向全国各大诗刊推荐优秀诗歌上千首。培育了大批的优秀青年诗人。因此,“三明诗群”的发展受到了中国诗坛的关注。昌政撰写的《三明诗群:从大浪潮到诗三明》被收入2005福建省文联理论室编的内刊。

昌政说:“没有历史感的诗人是短视的,缺乏现代感的诗人是虚伪的,请把现代置在历史进程中去辨析吧,并且表明你的态度。”因此,他的诗歌创作总是以此为宗旨。这几年,他诗作频繁地出现在个国各大刊物;其创作成绩十分卓著,继他的《古风四题》荣获《福建文学》1992年年度佳作奖后,其作品入选省文联、省作协、省新闻出版局主编的《福建文学创作50年选(诗歌卷)》,《诗歌报10年精华(1984--1994)》,中国20世纪60-70年代出生诗人作品精选《词语的盛宴》,2002年《福建文学》诗歌大展等;荣获第五届福建省双十佳新闻工作者提名奖。如今,他已是《三明日报》副主编、三明作家协会副主席;但是,他依然乐而不倦地为诗歌而奔波,为三明诗坛的发展而奔波。

他说:“我在为人作嫁衣。”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1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