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原创)哈瓦寨的风情  

2008-04-21 08:17:2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哈瓦寨的风情

     林子

 

在云南省思茅地区民委工作的拉祜族姑娘阿米邀请我们到哈瓦寨作客。

我们到哈瓦寨时已是华灯初上时分。说是“灯”,其实不确切,这里没有电,只有松火齐明。哈瓦寨与思茅相距三十多里,弯弯曲曲的山道使它与现代都市拉开了距离。拉祜族人世世代代与森林为伴,在山坡上搭几座小竹楼,有方形的、圆形的,像是在参天的大树下盛开着几朵小蘑菇,别具特色。

当犬吠声报告了我们的行踪时,阿米的阿爸已经在竹楼前迎接我们。他的着装是典型的拉祜族男子的服饰:头裹黑色的包头,穿无领右开的大襟衫和宽大长裤。拉祜族人家家奉供大神厄霞为守护神。阿米的阿爸领着我们一起虔诚地给厄霞神上了一柱香,感谢他保佑我们一路平安地到来。拉祜族人的宿舍与苗族人有相似的地方,屋内为一个大间,一家子卧在一室。当然现在已不再是全家围着火塘而眠了,而是添置了被褥。室内也用帏布拉起一道文明的屏障。拉祜族人天性好客,喜欢把家里最好的东西用来招待客人。并且希望客人能够喜欢他的女儿。如果客人太过于严谨、拘束,他反而不高兴,误会你对他冷漠轻视。所以,客人往往会有被安置与佳闺比邻而居的“殊荣”。既然“比邻”,你可以掀开帏账一角与佳人侃一侃,但仅此而已,否则你就会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

晚餐是别具风味的。我们围着火塘而坐。火塘边摆满各种肉块和一大缸醇香的米酒。拉祜族人的生产方式比较落后,多不定耕、轮作制,生产工具也落后,还近似于刀耕火种;又地处红土高坡,缺水,只能种植玉米和荞麦。所以,他们的主食是玉米,喝的是苞谷酒。由于农业产量不高,他们辅以狩猎。拉祜族语中“拉”是指虎,:“祜”的意思是在火边把肉烤到发香的程度。所以,拉祜族人也被称着是“猎虎的民族”。我们虽然没有饱尝虎肉的口福,但那狍子肉、山鸡肉、野兔肉等珍禽异兽足够我们美食一番。我们学着拉祜族人的方法用铁丝串着一小块野味放在火上烘烤,待到颜色微黄时再刷上一道香油,再烤,直到散发出一阵令人垂涎的香味后,再蘸上花椒。唉,色香味俱矣,真美。

哈瓦寨的夜虽然没有都市夜生活的喧哗和丰富,却另有一种风情。依窗眺望,树影婆婆,月色朦胧,一阵阵歌声传来……,阿米告诉我说,那是寨子里的青年在谈恋爱。拉祜族人都会一种绝活:从小就知道用什么样的叶子能吹奏出什么样的音乐,适合表达什么样的情感;而且人人都是天才的吹奏家。他们幽会的夜晚,不必说尽海誓山盟、甜言蜜语,而是用这种独特的音乐语言来诉说情怀。

当音乐也在我们的窗前响起时,阿米有些坐立不安了,还是当阿爸的理解女儿的心情,鼓动她说:“去吧,林师不会见外的。”

她面红地笑了,像小鸟一样飞出了竹楼。

我不知他们在那片树荫下作着甜蜜的梦,只听到那音乐声不断,时而像大海奔涌的潮声,时而像林中小鸟的啼鸣;时而流泻着月光的银辉,时而飘逸着着情人的呢喃……

今晚,月好圆啊!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