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邂 逅(原创散文)  

2008-03-25 08:18:5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邂 逅(原创散文)

   林子 

每当月夜,我的心头就牵动着一股深沉的思念。

夜是美的。当洁白的月光驱散了夕阳泯灭时的黑暗,浩瀚的天空格外蔚蓝透澈;斑斑村舍,婆沙树影,都沐浴在柔和的月色中。那缭绕的白云,多像是少女头上被晚风轻拂的面纱,若隐若现,虚虚渺渺;那点点的星星,就是镶在少女头上的明珠了,点点闪闪,熠熠发光。面对这般胜景,我并没有心旷神怡,反而感到心中十分惆怅。这月色,把我带入了十几年前的一段回忆……

那时,我刚到A地。那晚也是这样的月色。但,“纵然是千姿风韵,总也虚设。”对一个才十六岁的少年来说,只身离乡背开,沦落他乡,有的只是孤独。那晚,面对这般美景,我心里只有:“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沈沈楚天阔”的悲哀,踏着月色在山村的小径上徘徊。忽然,远处传来一阵美妙的歌声:

“清河节当春,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是《阳关三迭》?是它,久违了的《阳关三迭》。想不到这穷乡辟野中还会有这样的歌声。于是,我顺着歌声寻去。

在不远的一间小楼上,我找到了她。这是一位婀娜多姿的少女。她临窗而倚,“犹抱瑟琶半摭脸”;那细长修指轻盈地拨弄着琴弦,迸发出流水行云的声乐。她如泣如诉地唱着:

“依依顾念不忍离,泪滴沾巾,无复相辅仁。感怀,感怀,思君十二时辰。参商各一垠,谁相因,谁相因。日驰神,日驰神。”

“人生自古伤别离”,悲凄的音乐,使我又想了车站送别的那一幕:殷切的叮嘱,伤心的告别;那朝着滚动的车轮,频频挥动的双手,是祝福?是期望?还是祈求?满腹的话语又能用手比划出多少?

只见姑娘急切地拨动着琴弦,声乐渐渐加激,她几乎是带着哭腔,悲凄的唱着:“载驰骃,载弛骃,何日言旋辚?能酌几多巡!千巡有尽,寸衷难泯,无尽的伤感。”

突然,她昂起头,铿锊有力地急拨琴弦,无比深沉地唱着:“ 楚天湘水隔远滨,期早托鸿鳞。尺素巾,尺素巾;尺素频申如相亲,如相亲。噫!从今一别,两地相思入梦频,闻雁来宾。”

 真是“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歌声未尽,我早已泪花盈盈。纯真的姑娘,应该是如花似锦的前程,怎么也会有这样沉重的心事,这样深沉的悲哀呢?我不知如何面对她,只好央求她,弹一曲《十面埋伏》吧,也许那明快的节奏能减轻一点心中的压力。她嫣然一笑,说:“举步维艰,何止十面埋伏呢!”

 默默无语,只有两颗沦落人的心,在时空里会唔。

第二天夜晚月亮又出来了,但已没有了歌声。当我再次到那幢小楼时,已是人去楼空。从此,再也没有见到那位姑娘。听村里人说,她是城里一位“走资派”的女儿,为了逃避一段强权的婚姻,躲到这儿“避难”的。我们的这一段邂逅,就像“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霞无觅处”的雾,我不知道她的姓名,也不知她的身世,她留给我的只有这一首歌。从此每当月夜,我会徘徊,那首歌会时常在我心中回荡。

后来,我觉悟了,我又何必苦苦去追寻呢,她那音符已化为那满天的星星。看见星星,我也就看见了她。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1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