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原创]也说“酒”事  

2008-03-01 21:06:0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也说“酒”事 - 林子 - 林子的博客

[原创]也说“酒”事

林子

 

看了刘普伟先生的大作《说酒》,也忍不住说说酒事。

认识刘普伟先生,是一个偶然的机缘。去年,为了纪念福建明代女诗人景翩翩,我为当地日报写了一篇《悼翩翩》的散文,顺手也把它贴在自己的博客上。普传先生在网上看到了我这篇小文后,与我联系,说景翩翩的夫家丁姓是他母亲的先祖,托我了解丁家的现况。普传先生是位资深的作家,三十多年前就开始从事酒文化的研究。他给我寄来了一本他与其爱女刘云合著的大作《说酒》。

洋洋洒洒五十七万多字的《说洒》,使我茅塞顿开。原来酒文化有这样的博大精深。你看,光是一个酒的名称,就有那么多的典故:古代人,称酒为“酉”,甲骨文上就是这么写的。《说文通训定声》载:“酉,即酒字,像酿酒形,中有实,《说文》酉部六十七文皆从酒也。”酒,又称“酋”。“酋”是象形字,字形是往一个罐子形状的容器倒入液体。“酋”字也是多意字,在古代除专指熟酒外,还指管理酒的官员。东汉郑注说:“酒熟曰酋。大酋者,酒官之长也。” 古代人还按酒的酿造时间长短和酒的质量,分别冠名。“谓事而酿者也,……以其随时可酿,故为新酒也”的叫事酒。“酿造时间更久的酒,冬酿春熟,其味较事酒为厚,色亦较清”的叫昔酒。“酿造时间更久于昔酒者,冬酿夏熟,较昔酒之味厚且清”的叫清酒。汉代人对一种临时酿造、质量不高的一种酒称之为“醴”。《荀子·礼论》有:“飨尚尊,而用酒、醴。”经过多次复酿的酒叫“酎”。《礼记·月令》有:“天子饮酎,用礼乐。” 注:“酎之言醇也,谓重酿之酒也。”此外,还有“酝”、“酏”、“醪”、“醇醪”、“醑”等等名目繁多,让人目不暇接。

我对酒,是属于及喜爱而又量不高的那种。

酒与人们的生活是紧紧相联的。《周易上经》中就有:“需”卦,“象曰,云于天上,需,君子以饮食宴乐。”“九五,需于酒食,贞吉。”“象曰,酒食贞吉。以中正也。”所以,中国有句话叫“无酒不成宴。”当然,我对酒的喜爱,还不是出于这些酒文化的内涵,也不是因为它可以舒筋活血的保健功能,而是酒能让人暂时忘乎所以,还原于一个人平时隐密的、着意掩盖的,而且是真实的本原。君不见,杜甫写的那首《饮中八仙歌》吗?“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麯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吞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向青天,宛如玉树临风前。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漏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饮中八仙”的可爱,就在于他们醉态可鞠:

那位与包融、张旭、张若虚以诗文齐名,世称“吴中四杰”的贺知章,不只是邕容省闼,高逸豁达,只会写那“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的《柳枝词》,只会作那“稽山罢雾郁磋峨,镜水无风也自波。莫言春度芳菲尽,别有中流采麦荷”的《采莲曲》的一代清鉴风流之士。殊不知,他还十分好酒。李白说他解金龟换酒为乐”。 (李白《对酒忆贺监序》)这位老头还有“眼花落井水底眠”的可爱。明王嗣奭《杜臆》说他:阮咸尝醉,骑马倾欹,人曰:个老子如乘船游波浪中’。”

那位“主恩视遇频”,“倍比骨肉亲”,被唐宗呼之为“花奴”的汝阳王李琎,不仅风流倜傥,姿质明莹,也是位嗜酒如命的主。喝了三斗酒才去上朝,看到“麯车”,还是垂涎三丈,恨不得把自己的封地移到酒泉。

那位代牛仙客为左丞相的李琎之可是个好酒量,“饮如长鲸吞百川”,就是喝了酒爱发牢骚:“避贤初罢相,乐圣且衔杯,为问门前客,今朝几个来?”(《旧唐书·李琎之传》)

崔宗之喝酒最有傲气。这位袭封齐国公,当过左司郎中、侍御史的翩翩美少年,不知是不是那位“授黄门侍郎,参知机务”的父亲的地位,给他带来的优越感,他喝酒时喜欢用白眼仰望青天,睥睨一切,旁若无人。

苏晋虽然好禅,长期斋戒,但也抵不住酒的诱惑。他曾说“一酌复一笑,不知日将夕。”(苏晋《过贾六》)“醉中往往爱逃禅”,只有在酒醉中,他才能逃出那个虚幻的世界,还原到真实的自我。

焦遂有点借“胆”的味道,因为他是个平民,平时也有点口吃,只有喝了酒后,高谈阔论起来,才能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语惊四座。

其实,得益于酒,造就了伟大成就的应该是李白和张旭。据说,唐文宗皇帝曾向全国发出一道罕见的诏书,称:李白的诗歌、张旭的草书、斐旻的剑舞可成为天下的“三绝”。李白的诗歌、张旭的草书都与酒有不解之缘。李白曾说:“古来贤圣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也曾“玉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共消万古愁”。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的大酒鬼。同时,他也是一个桀骜不驯,豪放纵逸的大诗侠,才会有“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才敢“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是个书法家,他的书法精髓得益于酒精的鼓动。《杜臆》说:他“善草书,好酒,每醉后,号呼狂走,索笔挥洒,变化无穷,若有神助。”

当然,这些都是男人喝了酒的姿态。其实女人喝了酒更为娇艳妩媚。

首先,当说“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杨贵妃。当她摆宴百花亭,准备与唐玄宗一起赏花饮酒时,忽闻唐玄宗已幸江妃宫,妒火攻心,怨望之余,只好借酒排遣,三杯入肚,春情顿炽,竟忘其所以,放浪形骸,那“风吹仙袂飘飘举,犹似霓裳羽衣舞。玉容寂寞泪阑干, 梨花一枝春带雨”,不能不让人闻之动容。再说史湘云。《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捆”有一段描写:“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嚷嚷的围着他,又用纹帕包了一包芍药花辫枕着。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搀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史湘云的醉态,让人又怜悯,又喜爱。

可是,近来发生了两件与酒有关的事,让我对酒有点失望。

一件是,近来意外得到一瓶来自印度的酒。这酒还有点来头,“WHITE MISCHIEF”vodka(译为“欲望城”伏特加),可是呷一口,就连一点喝酒的欲望都没有,因为那味道就像是用蒸馏水兑酒精,完全没有中国酒的醇香和甘美。这件事让我明白了好酒是要“重酿”的道理,就像生活愈经风霜,才能品得出其真髓。

另一件事是,我家乡原有一种由福建省抗战时的省府——永安吉山酿制的土黄酒。这种酒用糯米酿制,甘美醇香。父亲是学中医的,最懂养身之道。他在世时,每年春节前一定要买一坛(25公斤)这种酒,再配上一些中药,诸如当归、黄芪、熟地、枸杞之类泡制数日,开坛时酒味飘香,诱人禁不住开怀畅饮。最近,有人回家乡,给我捎来几斤。不想,开瓶一尝,大倒胃口,其淡如水,已经没有了酒味。究其原因,是销售的店家为了追求利润,私自兑上了水,而且按兑水的多少,分出三六九等,再按“质”定价。这又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美好的东西,一旦发生质变,也会不美。

是啊,美的东西是仍然需要我们去珍惜,去创造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