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勇敢的新诗人——读北京《东方诗报》  

2008-02-24 22:31:51|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勇敢的新诗人

——读北京《东方诗报》

                      林子

也许是我与许多诗作者有过更多的接触的原故吧,《东方诗报》编辑部邀我为诗报写一篇诗评。这倒给我出了一个难题。我喜欢写诗,也喜欢读诗,但很少写诗评。因为,诗像斯芬克司的谜一样,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再说要系统地理出诗报上常发表诗的作者的诗的特点和艺术倾向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因为他们还都十分年青,在诗歌艺术上也尚未形成比较稳定的审美趣向和艺术追求。因此,我只能针对比较有代表性的几个青年诗人的诗歌特点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反思中的陈隐

 

他的形象就象一首诗。

大咧咧地往旷野上一站——一个硕大的惊叹号。他虽然清瘦些,却也显得钢劲利索;增添其雄风的是那一头狮子般的卷发,张牙舞爪,好不威风。我很奇怪,他为什么会有一身非洲兄弟般的黑皮肤(也许是常在海边弄潮的原故吧)。更有趣的是他常常会像变戏法似的从敞开大翻领的港式衬衫的小口袋里掏出一条小手帕,漫不经心地擦一把汗,然后随意把小手帕别在裤袢上,像一朵小白花在戏谑着流浪的风。如果说这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厌世者的形象,不如说是一个对市俗充满挑战的叛逆者。也许是“每一次都掉下彩色的泪/ 每一次都撞上黑色的墙”(陈隐《海浪》)的原故吧,所以他勤于思考,对自己目光所及的世界都带着自己的批判。他的诗浸透着浓烈的忧患意识:父亲“没有生平旧事激动过你  父亲/ 万千种情感使你失去语言”;(陈隐《父亲》)所以,他为了“父亲”,“青翠弯曲的河谷里  你迷了路/满山遍野的呼喊   为你招魂”。“父亲”的一生是悲壮的一生,也是坎坷的一生,正如我们的民族的历史。“父亲”的悲剧不仅仅只是“颜色已经染就了你  父亲 /你至今还没学会控制生活”,更重要的是“你无力的手指向何方  父亲 / 形形式式的选择搅乱了我/ 在忘记文字清白的生命里/ 你只用古老的图案启发着我”。在这里,我们触摸到了历史的凝重和悲愤。我很赞尝诗人的忧患意识。因为这种“忧患”正来源于勇于面对现实,认真地反思和探索,从中激发出强烈地创造欲望。陈隐的诗的力度正在于此。“从四面八方的脚步震憾着我/ 感应如此神圣”。一种崇高的使命感由然而生,使他“漫过你未曾开垦的茫茫荒漠/ 寻找金枝般的爱情”。这样,诗的主题升华了,诗的感人力量也正在于此。所以,我喜欢陈隐的诗。

 

多情的夏娃

 

八十年代中期,中国的诗坛上出现过几位引人注目的女诗人,夏娃(真名夏萍)就是其中之一。《诗歌报》把她们称之为“引人注目”的四少女,是有道理的。夏娃的诗与她喜欢穿黑色连衣裙一样引人注目。为什么呢?因为有个性。

做人要有个性,写诗也要有个性;因为个性是生命,是灵魂,没有了这些,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诗的个性很大一部分是诗人天赋的气质造成的。在庐山诗会上我与湖北著名诗人王新民开玩笑时说过:我十分敬慕他那大江东去,气势长虹的诗风;而我不能。我不能就在于我没有他那样可以大碗大碗喝酒,大口大口吸烟的“赵燕”风度。天赋我们江南人有九曲十八弯的小肠,所以我们江南人大多“杨柳岸照残月”,密密匝匝的心思(当然地域之别是相对的)。那么,什么是夏娃的诗的特点呢?我认为:温柔多情,对美好的希望持着的追求。

在参加庐山诗会的期间,我与夏娃有过比较多的接触;回来后她又数次来信,可以说对她有较深的了解。但是,她留给我比较深的印象的还是在庐山的小天池的那夜长谈。那夜,月光清洁,很美;她更美。她把人生都化作诗了。“梦中  男人会脱去刚毅的甲衣/绻缩在母亲的怀抱/ 嚎 啕 大 哭/ 直到  第二天/ 穿上甲衣/ 重新/ / 立。”(夏娃《男人的眼泪和男人的梦》)我曾经纳闷过:她为什么特别喜欢穿黑色连衣裙。她给我的回答是:“让我化作一粒黑子永驻你的斑斓/ 即使  即使你永远不知/ 它赋予你更深的魅力”。(夏娃《你的微笑》)我不禁笑了,很为她对爱情的痴迷感动。她很年青,也很漂亮;正是作梦的年华,也正是诗的年华。夏娃的感情十分丰富,也十分细腻。读她的诗会让人掬一把眼泪。她把自己满腔的情愫都倾注入诗中:“那么让我轻轻对你说出这三个字/ 尽管它一经出口会羞涩我的微笑”。(夏娃《我爱你》)“从此我便生存在你的赠与的这片天空里/ 呼吸你的每一缕气息/ 聆听你的每一次呼唤”。(夏娃《等待你》)这样的诗,完全是一种内心激情的呼唤和喷射,没有一丝虚情假意。这使我想起圣艾弗蒙的一句话:“没有一种激情比善良的爱情更能激发我们向往高尚和慷慨事物的心情了”。

艺术创作虽然需要新奇。但一首真正有内涵的诗,并不是靠新奇来感动人的;而是,我们越熟悉它,越会被它所感动。顾城的《一代人》、非马的《醉汉》都是很好的例子。可以说,在诗歌表现技巧上,夏娃的诗并不新;但她的诗诗昧隽永。读它,仿佛自己进入特写的情节中去;而且每读一遍都有会对作品加深一份理解。像“仍会等到你/ 仍会等你/ 直到黎明再也拾不起太阳的微笑/ 直到黑夜再也画不出星星的眼睛”。(夏娃《你的微笑》)这样的诗句,在夏娃的作品里比比皆是;读它,你会感觉到赏心悦耳,回肠荡气,得到一种艺术美的享受。

 

沉呤的华清

 

“你袅娜的丽人在这竹篁摇曳的湖滨都快站成一竿袅娜的相思/ 乘一叶桂舟掠过温柔的湖面迎你而您久候不至/ 我满腔的哀怨只有会诸竹笛/ 只有会诸绵绵的湘水”。(李华清《湘君湘夫人》)我仿佛看见三闾大夫站立在秋风瑟瑟的汨罗江畔引胫高歌,一字一泪,凄婉悲哀。歌者确实有一个,但不是楚国的三闾大夫屈原,而是湖北青年诗人李华清;地点也不是汩罗江畔,而是湖北的浠水河畔。

浠水是个好地方,这里孕育过著名诗人闻一多和千千万万才华漾溢,风华正茂的俊杰。李华清是其中的一个。涓涓浠水河有灵气,也温柔,陶冶她的子民们柔情似水。所以,李华清的诗以清丽娓婉见长。

说实话,华清的诗我读得不多,所读的几首也都是爱情诗。爱情,是诗人们永恒的创作题材,更为青年诗人们呤之不倦的题材。每一个人都有过爱情经历,但又各自感受不同。所以,爱情诗最多人写,又最不容易写好的。

李华清笔下的爱情是深沉的。

“我朝游于江皋呵夕止于北渚终不能会你/ 只有野鸟纷栖于小屋只有流水绕至堂前款款而去”;“然而等你不来/ 你的复襦呵你的禅衣呵自当弃置水中”。这情感,不是“一江春水东流去”,而是犹如涓涓溪水长流不息。深沉并不是冷漠,而是与日俱增更为持久和强烈,正如地火运行于地心一样,一旦爆发,释放出来的能量会更为炽烈。不是吗?你看“我会不见你不见你想你恨你恨你想你”。字字掷地有声,殷殷之情跃于纸上。我们却不会把这种真挚持着而又复杂的爱情与“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爱情混淆在一起。因为前者的爱是凝重的、成熟的。

华清的诗的那一个特点是重视诗的韵味和节奏的完美。他是一位人民教师,有着良好的汉语言基础。因此,他的诗除了华丽之外,还有韵律节奏的音乐美。这在很大一部分上迷补了他的诗的冗长(如《湘君湘夫人》中最长的句子超过五十字)。正因为他诗中有很强的节奏感,读起来琅琅上口,有板有眼,也就不觉的冗长。现代诗虽然不要求压韵,但不等于不需要注意字间的结构和节奏。闻一多先生说过:“诗的实力不独包括音乐的美,绘画的美,并且还要有建筑的美”。

由于篇幅和关系,我不可能对更多的青年诗人的作品一一作深入的分析。《诗报》中好的诗还不少,如菁菁的《情人》、肖宝平的《早潮与感觉》、谢新政的《在你面前我非常冷静》等等。但是,统观《诗报》上所发的诗,也感到有一个明显的不足,就是大题材、大主题,比较宏观的作品比较少;诗歌表现技巧上也比较单调些。诗人们都很年青,开放意识也比较浓,不妨在诗歌艺术技巧上再作一点更为大胆的尝试和探索呢?我相信,他们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个质的突破。

因为他们年青,诗是属于他们的。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