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评林子]风情·风物·风尚——读林子文集《朋友你好》(代序)  

2008-02-18 08:33:28|  分类: 评林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情·风物·风尚(代序)

——读林子文集《朋友你好》

    林万春

 

寒冬渐行渐远,窗外番石榴爆出嫩芽。正是燕语呢喃的开春时节,我读到了林子的文集《朋友你好》,书页中,同样弥漫着暖暖的春意。林子三兄弟都颇有灵气,二弟联发还是我的连襟,也发过一些散文,目前在三明梅列区负责一个部门工作;三弟春发最青春焕发,写过一阵子诗;林子原先在企业工作,却与我有文字缘。沙县还有他的朋友万林、小波等。早在七十年代,我们就“物以类聚”,相互间彬彬有礼,都倾向文学,崇尚敦厚,很有些来往。记忆中,林子乐意为本地文学界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比如交流与沟通,基于朋友感情,写些评论文章等等;所以,本书出版并非偶然,他原本是三明文坛一名宿将。

《朋友你好》,可视为散文集,洋洋大观,近20万字。大略可分为游历类、乡土类、杂谈类、文论类、文史类。人即风格。他的文字大多稳重、直率,没有太多的花俏;但往往在温情中流露出几分机灵,可以玩味。先说他的游记。《哈瓦寨风情》、《多情的女儿国》、《隔窗恋爱》等,都是作者亲身经历过的题材,富有异域风情。哈瓦寨的月夜恋歌、摩梭人神秘的婚嫁、黑裤瑶族姑娘特殊的“谈婚房”、昆明伊斯兰开斋日见闻,以及滇池看“海”、洱海听歌,活泼有趣。不仅有拉祜族人天性好客,喜欢把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待客,并希望客人能够喜欢他的女儿;黑裤瑶族青年隔窗恋爱等趣事,而且每每写出诗意。请读《哈瓦寨风情》的结尾:“她面红地笑了,像小鸟一样飞出了竹楼。我不知他们在那片树荫下作着甜蜜的梦,只听到那音乐声不断,时而像大海奔涌的潮声,时而像林中小鸟的啼鸣;时而流泻着月光的银辉,时而飘逸着情人的呢喃……今晚,月好圆啊!”颇有几分杨朔散文的韵味。林子的散文也写的有哲理。作者笔下的滇池之“海”,其实是借之赞颂了老妇人的“母爱”,也因此在作者心目中胜过西子湖。大龙湫瀑布也人格化了:“当它们匆匆走完了自己生命的旅程时,在这里纵身一跃的瞬间,都溶入了山水之间;为云也罢,为雾也罢,都一样壮烈,一样永恒。”作者在西子湖畔拾美,在“行宫”拾到社会毕竟进步了的欣慰,在雨中湖畔拾到花雨伞美妙的文化象征;还有天生丽质的西子姑娘扶起摔倒的陌生小孩,用手帕轻轻擦去他嘴角的血迹,“瞬间,雪白的真丝手帕上盛开着一朵红梅,好艳,好美。”我仿佛在欣赏一组歌颂时代新风尚的短诗。

乡土散文《访邓文铿的故乡》、《记忆中的十八寨》等也很有看头。“十八寨 ”就是如今的忠山民俗村,是明代进士邓文铿的出生和归宿地。青山绿水吊忠魂,我们好像听到先生“茅屋青山隐者家,田园庐舍度年华。回头又是立秋历,触目俄看六月花”的吟哦。作者用冷静的语言讲述,无论是“十八寨”中很会讲故事的“豆腐君”,那条清澈得像一面镜子的小溪和儿时的恶作剧,还是那可亲可敬而又命运悲惨的守庙人,宛如一帧帧风俗画,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挥之不去。

林子的杂谈有感而发。请看《服饰和狗:今年都市女人的时髦》:人们还沸沸扬扬地讨论女人的短裙应该多长,都市时髦的女人却早已越过雷池,一入盛夏,就连那薄如蝉丝的长筒丝袜也已剥下,一双白如洁玉的细腿齐刷刷地展示在你的眼前。可怜的男人刚小心翼翼地脱下衬衫,斗胆换上“T恤”时,都市时髦的女人们又早已越过无袖裳时代,两条细小带子“搞定”,而且, 还要前面低一点,后面再挖去一块……都市女人总是前卫的,总让世界惊叹不已。而男人总是落在女人后面,踩着女人的影子,小心翼翼的,边走边欣赏,一副阿Q自得其乐的样子。文风活泼有趣。当然,这部分作品中,份量最重的,还是作者谈师情和友谊的文章。比如开篇的《朋友你好》,我也是文中人物,但这些往事、小事我早已忘了,作者却记忆犹新,娓娓道来。他巧妙地从酒事切入,人生不能无酒,好酒必须有诗,文人相聚,豪情万丈,三言两语,刻划出一群文人的形象。文艺评论,是林子的专长,无论是写诗人范方、罗门、米思及、赖微,还是评论书法家游嘉瑞、篆刻家苏宝星,见仁见智,都有独到的见解,而且笔调活泼,谈笑风生,突出随笔的风格。

最后,说一说文史类文章。林子喜欢历史,又从事地方志编撰多年,有这方面的优势。可贵的是,他不限于人云亦云,不满足于停留在一般文化人的编撰上。而是在忠于历史的前题下,尽量认真分析,加以探讨。比如对三明部分姓氏的起源,对三明姓氏族谱的探索,以及对屈原爱国、邓光布抗敌的异议。尤其是前者,一反传统观念大胆设问,论证又有理有据、言之凿凿,使人信服矣。还有,他对铁面谏议陈瓘的评议十分中肯,对三明旅外华侨的历史、现状和作用的综述,林林总总,信息量大,也很有参考价值。我一向认为从事地方文化写作,是一项颇有意义的工作。有关历史人物、地方风物的撰写,我很欣赏萧春雷的文字,简洁、凝炼、机灵。倘若作为文化随笔的更高要求,林子的文笔大可以向其靠拢,精益求精,务必能取得更大的成果。

“侵陵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信马由疆,随意说文,大多是一孔之见,见笑于作者、读者。但怀着了好心情阅读,总有一些高兴的话要说,叨叨絮絮,意犹未尽。最后愿更多的才俊登台挥毫,为沙溪两岸栽花插柳,涂写浓浓的春意。

是为序。

 

甲申年孟春于绿岩居

 

(注:本文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全委会委员、三明市文联副主席、三明文学院院长)。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