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原创]哦,这个罗门——读香港诗人罗门的诗  

2008-01-13 07:30:32|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哦,这个罗门

——读香港诗人罗门的诗

林子

 

友人去台湾探亲,问我要带些什么东西;我说,有可能的话帮我找一找罗门的诗。

我太喜欢罗门的诗了。

被海的辽阔整得好累的船在港里/它用灯栓自己的影子在咖啡桌的旁边,当诗人范方推荐我读台湾诗人罗门的这首《流浪者》时,我被它的语言结构的技巧惊愕了。美国艺术大师苏珊朗格说得不错:艺术没有使各种成分组合起来的现成符号的规律。尤其是我们的汉语言文字更是如此。而诗人罗门正是一位高超的驾驭语言文字的艺术大师。你看,椅子与他坐成它与椅子/坐到长短针指出酒是一种路;奇妙的主客倒置,新奇的语言结构,逼使你变换新的审美视角,便产生了一种新奇的意象群体。尤其是故意用了异化的,入木三分的刻画出一个孤独和疲惫的流浪者的寂寞和麻木。空酒瓶是一座荒岛/他向楼梯取回鞋声,这近似于荒谬的怪诞,不正是一个把无穷的空寂寄托在酗酒中的流浪汉无奈的絮乱心理吗?所以,语言作为艺术的符号体系,永远是未定的。每一部作品的文字结构都可以把它看作是一个全新的表现形式,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受。这就是罗门的诗充满诱人的艺术魅力的原因。

当然,创新不是猎奇;而是拓展一个更为广阔的艺术想象空间。否则只能算是一种文字的游戏。我们知道语言无法完全胜任情感的表达,尤其是诗歌语言,只能表达生活的经验本质。而要完成丰富的、复杂的情感形式,只能借助文字表叙的直觉,加以领悟的想象。罗门正是利用新奇的语言结构方式,弥补文字本身的缺憾,扩展艺术想象空间,使作品更为完美。他用灯栓住自己的影子,影子可以栓吗?而且是用灯。但,在空寂无边的夜里,只有自己的影子是唯一的伙伴了,也只有用灯栓住它。虽然灯会灭,黑暗依然会袭来,可是对一个孤独无援的流浪汉来说又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所以,对罗门的诗,不能只用嘴去读,或者只用眼睛去看,而是要用心去读,用脑子去想,充分调动你丰富的想象力。带着随身带的那条动物,动物是什么呢?是自己的影子。让整条街只在他的脚下走着,街会走吗?但,在醉汉的眼里街确实是在走着。所以,一颗星也在很远很远/带着天空在走。这使我想起罗门的另一首诗——《车祸》:人活着的时候(或者说是清醒的时候),可以翻找天空,可以吱咕着炮弹的余音;可是,一旦走入一声急刹车里时,只有路反过来走他城里的那尾好看的周末仍在走。世界就是这样逻辑混乱,就是这样冷漠无情。

罗门著作颇丰,著有《曙光》、《死亡之塔》等诗集。但,国内读者比较熟悉的诗,只有坚利堡未完成的塑像礼拜堂内外车祸等数首。这就够了,因为真正的艺术需要独特的、创新的精品。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