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悼翩翩  

2007-10-31 15:20:3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翩翩

                                          林子 

 

当窗外那盆来自深山的幽兰,“春来发几枝”时,我才想起已是“春风又绿江南岸”了。不知翩翩冢上是否也新草绿绿葱葱。

建宁县城关的水月观边,那个香魂所寄的冢,经过文革的那场浩劫之后,可能早已化成一堆黄土,有谁还能记得建昌城内那个一字惊鸿的才女景翩翩,江南秦淮那个一笑倾城的明代名妓三妹呢。一年一度春风至,观外桃花别样红。不知那冢边萋萋芳草中,会不会长出一支紫兰?

翩翩爱兰,有诗为证:碧玉参差簇紫英,当年剩有国香名。风前漫结幽人佩,澧浦春深寄未成。(景翩翩《紫兰》)翩翩本来就是兰,一株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紫兰。一个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从小在父母的羽翼中成长;在四书五经的故纸堆中长大。小小年纪,就以喜吟咏,能赋诗而语惊四座,才压八斗。大凡有才有艺的人,都有点清高,都有点孤芳自赏;也都爱兰。明朝大才子宋濂爱兰。他说:阳和煦九畹,晴芬溢青兰。潜姿发玄麝,幽葩凝紫檀。明代著名诗人史鉴爱兰。他说:困香零落佩攘空,芳草青青合故宫。谁道有人和泪写,托根无地怨东风。连清时的画家徐渭也爱兰。他说:醉抹醒涂总是春,百花枝上缀精神。自从画取湘兰后,更不闲题与别人。翩翩爱兰,是爱兰之高洁。她视那些络绎不绝挟着铜臭而来求婚的新贵们如粪土,只锺情那箫吹静阁晚含情,片片飞花映日晴。寥寂旧痕双对枕,短长歌曲几调筝。(景翩翩《闺思》)翩翩爱兰,是爱兰之清雅。她视那些附庸风雅慕名而来的达官显贵为朽木,只依恋那桥垂柳绿侵眉淡,榻绕红云拂袖轻。遥望四山青极目,销魂暗处乱啼莺。 (景翩翩《闺思》)

翩翩也爱诗,她把自己密密匝匝的心思都注入在《散花呤》。

在那个屋漏又逢连夜雨的悲秋,庇护她的双翼突然折断,她变成离群的燕,失落的鹰;她面对双亲的灵柩,无力安葬;她能做的只有寄身青楼,用自己纯洁的身躯和沸腾的血来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从此,她可以没有了躯壳,没有了灵魂,但她不能没有诗啊!诗成了惟一能支撑她生存下去的力量。所以,她虽然身陷污秽之地,但交往的都是文人雅士,除此拒不接待。也只有诗,才能让我们感触到翩翩的那颗心还是热的,还在跳动着。她和那些文人雅士们终日以诗词相唱和。她含泪唱着:梦境还堪忆,虹桥山可疑。岂因填鹊至,重与牵牛期。(景翩翩 《宿虹桥纪梦》)这里的心酸和苦楚,真是心事莫将和泪说,凤笙休在泪时吹,断肠更无疑。翩翩用自己破碎的心,字字泪,字字血,泣诉着青楼女子情致的缠绵和受侮辱的不幸:落月穿帷净,凄风入梦悲。无端角枕上,薄命诉娥眉。 (景翩翩 《宿虹桥纪梦》)可以说那些以泪洗脸的日子里,只有诗是翩翩的生命;也只有诗是翩翩的灵魂。

当那个就要香消玉殒的夜晚,一定又是凄风入梦悲”吧。她恨建宁富商丁长发买通媒婆,冒称是濉江才士骗娶了她;更恨丁某已有了妻室,还骗她从千里的建昌来到濉城,而又屡遭河东狮吼的丁妻的欺凌。于是,她决定让一条洁白绫绸带她而去,不再过那无端角枕上,薄命诉娥眉的日子。她走时,一定走的十分从容。她本是碧玉参差簇紫英的紫兰,这块污秽之地,怎能是她长久栖身的地方呢?她走了,一定走的十分安详。从此,让恶梦都随散花而去吧;从此,不会再有凄风入梦悲的日子来打扰她。可是,她带不走那枝紫兰。

当一年一度,剩有国香名的紫兰,又在风前漫结幽人佩”时,我们会想起濉城曾有过一个才女苏小小——翩翩。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