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日志

 
 
关于我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朋友,你好  

2007-10-29 08:35:3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你好

                                 林子

 

每当有月的夜晚,就想起酒,想起了朋友。

作为一个男人,如果滴酒不沾,是人生一大憾事;有李白诗为证:“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所以,他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但是,仅仅只有酒,“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也是一种遗憾。有酒,还得有朋友,只有用浓烈的友情来佐酒,才喝得舒心,醉得惬意。否则,怎会有“人生难得几回醉”的感叹呢。

我很幸运,有幸那么醉过几回。

记得十多年前的一次聚会。那是我在云南昆明客居数月后,回到三明的第二天,接到万春兄来电话相邀。那时,万春兄在《三明日报》社主编文艺副刊。他家住在列东江滨那幢二层楼的木地板结构的市委小楼,一同前往的还有诗人范方、小说作家余以琳、当时负责编《三明文化》的章孝安等。文人相聚,别有一番风趣。我最喜欢看诗人范方喝酒。阿方兄可称得上善饮,一口一杯,不紧不慢,有条有序。酒上心头,那份儒雅文弱的神情减了几分,瞬间“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九天揽明月”的豪情顿生,忽唐宋元明,忽古今中外,款款道来,熠熠生辉,大有“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恢宏气势。而以琳兄以豪迈著称,好大气,也好酒量,犹如“长鲸吸百川。”那“低首叮咚酒一杯,仰首铮铮剑一柄”,活脱脱一付风流倜傥的侠士风骨。酒风最好数万春兄,不争不赌,泰然处之,呷一口,便“日出东方,霞光万丈”;但微醉中,又那么文静自如,正像他的散文优雅含蓄,韵味悠长。文人相聚,闹酒也别具一格。我们嫌行酒令太腐,猜拳又太俗,于是以琳兄想出一个高招:大家调侃时不得说出“我”字,包括“咱”、“俺”,否则罚酒一杯。 殊不知,语言交谈中,第一人称使用率颇高,所以,我们都难逃被罚。唯有以琳兄颇具高招,每每以手拍胸膛代之“我”字。这一夜,月光明洁。这一夜,我们都忘乎所以。酒气高,豪气也高,大有“让风去缠绵/让云去缱绻/让月去低呤/让水去暗哑。我只说,此时此地/可以挂剑/可以系马” (范方诗)的雄心壮志。

还有一次最为惬意的喝酒是与昌政兄。

不知是什么原故,我一见昌政,便会想起诗魔洛夫的那首诗:“有客骑驴自长安来/背了一布袋的/ 骇人意象/人未来到/冰雹般的诗句,已挟泠雨再降。”我不是诗魔,而昌政却是个“ 鬼才”。我与他相识不久,但神交已久。一次,万春去泰宁讲学回来,告诉我说泰宁有一个青年不仅为人忠厚,文才也出众,诗与评论都出类拔萃;他就是昌政。尔后,我应昆明《滇池》编辑部之约,为该月刊选编一组诗,并为之撰写有关评论时,读到了昌政的作品:“许多古屋萌芽时/高墙都膨胀着。荒野被关住///一根扭曲的长骨。”(詹昌政《小巷》)我第一次被他的才华震撼和折服。但我们真正相识是在数年前,他与诗人赖微合作主编《三明诗群》。因为我也是一名挂名编委的原故,他踏月而来,找我商谈有关事宜。于是,在寒舍便几瓶啤酒,几碟小菜,我们海阔天空地漫谈。他谈中国现代诗的状况;谈对诗的追求与理解……在他漾溢的激情中,我又想起诗魔的话:“ 你的激情的眼中/温一壶新醇的花雕”“我试着把你最得意的一首七绝/塞进一只酒瓮中/摇一摇,便见云雾腾升/ 语字醉舞而平仄乱撞。”

后来,我调方志编辑室工作,与文学疏远了,自然也远了这些文友。但是,每当有月的夜晚,我会想起酒,想起这些朋友。

今晚,有月,有酒。朋友,你们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