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子的博客

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公告栏

 
 
模块内容加载中...
 
 
 
 
 
 
 

福建省 三明市

 发消息  写留言

 
真名林荣发,笔名怡雯,网名子云, 中国城市诗歌艺术研究所创研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编辑,出过几本书。 给自己的座右铭是:“亦癫亦狂真名士,一书一剑走天涯。”一辈子的愿望就是认真写几本书,交几个真心朋友。
 
POPO  272604260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新书出版

 
 
模块内容加载中...
 
 
 
 
 

著作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评林子

 
 
模块内容加载中...
 
 
 
 
 

林子摄影

 
 
模块内容加载中...
 
 
 
 
 

林子历史研究

 
 
模块内容加载中...
 
 
 
 
 

林子评论

 
 
模块内容加载中...
 
 
 
 
 

林子诗歌译诗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在线书架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置顶] 父母墓地两首(原创)

2018-1-15 8:23:59 阅读152 评论14 152018/01 Jan15

这场景

这场景

需要一场雨

让沉重順着枝叶舒张的脉络

垂下    堕入地里

地里是我父母的殿堂

一样有阳光    有阴霾

一样盛开着鲜花

我的父母就喜欢

坐在这高高的山顶

看一双双足履从山脚滑过

追赶暮色

缕缕升起的炊烟

是我每天的问候

我们经常这样

父母朝下

我却朝上

看粉蝶在目光中穿梭

墓边的鲜花

我还没来时

花已在雨中盛开

陪我的父母

我来了

花在风中摇曳

阴霾中闪着亮点

我走了

风开始

清扫每一双足痕

暮色中

花依然开着

陪我的父母

作者  | 2018-1-15 8:23:59 | 阅读(152) |评论(14) | 阅读全文>>

[置顶] 相遇相隔相逢 思念深千尺一一赠徐公

2017-10-13 13:49:33 阅读146 评论10 132017/10 Oct13

         与徐公在一起,你会感到十分快活。因为,他不仅多才多艺,而且坦坦荡荡,心无存蒂。

         徐公,是我们对他的尊称,真名徐肇敏,笔名龙山笔人。

我与龙山笔人的认识,完全是出于一个偶然的机遇。

2005年的一天,我上班,路过市文联办公室(我们同在政府大院六楼办公)时,市文联秘书长高珍华叫住了我,说沙县一中的一位老师要编一本有关写沙县的散文集子,问我有没有这方面的文章。正巧,我登沙县大佑山写过一篇游记散文发在《三明日报》。于是,将这篇文章寄给了龙山笔人。不久,他给我来电话,要我补写简介之类。我们就这样有了交往。在三明文学圈子里也时常见面。龙山笔人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文人,诗词歌赋都精通,还写得一手好字。喝酒时,他可以用不同的拳法,横扫全桌。有他在的场合,十分热闹。沙县“四杰”(著 《从小水门到步行街》的林仟典、著《沙县风景名胜散文选》的徐肇敏、著《沙县风景名胜诗词选注》的张盛钏、著《沙县现代诗歌选》的邓祖光)是好朋友,他们各自编一本书,为千年建县献礼。而我为仟典兄的《从小水门到步行街》写过评论,为祖光兄的《沙县现代诗歌选》写过诗评,所以我们都是好朋友,时常相聚,杯酒论英雄。

记得一次,三明、沙县、永安三地诗友在诗友暮千雪的山庄相聚,我们把酒言欢,不亦悦乎。乘着酒性,诗人辛也和徐公赠我墨宝。徐公洋洋洒洒地挥毫写下了我的那首诗《分别》:“你的一声叹息/ 吹落满天星斗/ 被惊醒的风/ 沿街拾取? 昨夜/ 失落的泪珠/ 那用泪水和晨露都无法使她苏醒的/ 花瓣? 在细雨中/ 痉孪……”

作者  | 2017-10-13 13:49:33 | 阅读(146) |评论(10) | 阅读全文>>

[置顶] 三明市的茶旅文化(草稿)

2017-9-21 12:54:53 阅读143 评论0 212017/09 Sept21

从2000年始,三明市以优美的茶园生态景观为基础,结合本土茶文化、养生文化,致力于将茶叶产业与旅游、文化等产业相结合,促进茶之品、茶之道、茶之旅协调融合,打造茶旅文化一体化。

2003年,泰宁县大金湖生态茶业有限公司创办后立志于创建大金湖岩茶品牌,先后开发出“状元红”“甘露桂”等20多个品种的春茶,不断挖掘和丰富“湖上岩茶”的旅游内涵。2005年,泰宁县先后与台湾实现大金湖—日月潭两水旅游对接,泰宁世界地质公园与台湾野柳地质公园结为姐妹园,实现茶文化与旅游的有机结合,促进大金湖旅游业的发展。当年,该公司以福银高速公路通车和泰宁申报世界地质公园成功为契机,与人合作,共同投资5000万元,成立福建省甘露茶苑有限责任公司,建起“茶文化博览中心”,对茶产业和茶文化进行综合开发。该公司生产的“状元红” 乌龙茶(岩茶)和“甘露桂” 乌龙茶(岩茶)在福建省名优茶鉴评会上双双荣获“省名茶”称号。不久,该公司又先后投资400万元,扩大茶园园基地,在朱口镇的朱石崖下,建起了一个面积达26.67公顷(400亩)的标准化生态有机茶园;在金湖畔的水际村开发面积达18公顷(260亩)的茶叶生产基地与观赏茶园。

2009年9月,大田县屏山乡举办以旅游形象为创作主题的《走进屏山茶乡》茶歌活动。被誉为“闽中茶苑”的大田县,旅游资源丰富,有“南方天山”之誉的象山、大仙峰省级自然保护区等。大仙峰脚下的屏山乡拥有万亩茶园面积,茶叶加工厂200多家,成了大田县产茶核心区。大田县屏山乡注重挖掘茶叶产业的文化内涵,发挥其品牌优势,将旅游开发和茶叶产业发展巧妙结合,注重文化因子注入,组织文学、摄影

作者  | 2017-9-21 12:54:53 | 阅读(14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昌政:诗坛中独醒的局中人 ——读《昌政说诗》(原创)

2017-7-11 11:40:06 阅读133 评论22 112017/07 July11

昌政:诗坛中独醒的局中人

——读《昌政说诗》

林荣发

我始终认为,昌政在文学史上的定位首先是诗人,其次才是诗评家、媒体人等等。因为,他的诗有存世的价值。

数年前,我为《三明市志》编写《三明历代著述》时,在“现代诗文选”中毫不犹豫地选用了他的那首《你是程序中的一个》。“推门之手/ 被门推回裤兜/ 念珠中的哪一颗能逃脱/ 那人的触摸呢”是啊,这就是命运,这就是人人意中有而语中无的大彻的感悟。后来,读他的诗多了,才知道他的作品中,像《你是程序中的一个》之类的佳作比比皆是。因此,我曾劝他出一本诗集。看来,他没有听从我的劝告,终究还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当然,《昌政说诗》的出版受益的不仅是诗学爱好者,还有像我这样写了几十年的诗,还搞不清楚诗是什么的诗人。

有人把诗歌比喻为斯芬克斯之谜,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局外人往往不解诗的内函,说得总有些隔靴抓痒的感觉。局中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云里雾里,迷迷糊糊,也往往说不出所以然。

昌政是诗坛中人,但是又跳出局中看诗,所以格外清晰透彻,这就是《昌政说诗》一书出版的重大意义。

昌政说:写诗是一种修行

诗是什么呢?

写过诗的人都会有体会:诗,不纯是一种写作技巧,而是一种对事物的思维方式。思维方式,决定了一个人的审美趣向。而审美趣向不是天生的,而是后生中逐步形成对宇宙,对自然、对人生,对社会等的认识。因此,昌政认为:“写诗类似参禅,是心灵自疗的拓扑术。”(《昌政说诗·写诗是一种修行》)(注:出自《昌

作者  | 2017-7-11 11:40:06 | 阅读(133) |评论(22) | 阅读全文>>

城市牧人(原创)

2017-4-29 20:00:06 阅读247 评论36 292017/04 Apr29

城市牧人,这是在城市与乡村的结合部新兴产生出的一个新职业群落。

在我客居的虎门南栅象山公园外的荔枝林里就居住着几户牧人。他们大都来自经济欠发达的河南、陕北等地,租当地人果园的地,发展养殖业,为城市居民供应鲜新乳。说到放牧,总让我们想起《苏武牧羊》:"雪地又冰天,苦忍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牧羊北海边。心存汉社稷,旄落犹未还,历尽难中难,心如铁石坚。夜坐塞上时闻笳声入耳痛心酸。"或联想起清代诗人袁枚所想象的"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清袁枚《所见》)其实,城市放牧是一种生活方式,即没有苏武的悲悽,也没有袁枚所想象的惬意。

这是一群身居繁华的城市,又过着乡村那种远离喧嚣的清贫日子的特殊人群。

他们至选择城乡结合部为自己栖身之地,一是为离城市近,便于他们的商品流通;二是又离城市中心有一定距离便于放牧。于是,当地人的果园、公路边的小山丘或地产商圈置着尚未开工的地块,都成了他们最好的牧场。在广东虎门这种圈地(或者说计划用地)很多,几年,甚至是十多年不见动工的都有。南方地质肥沃,又雨水充足,所以水草旺盛,真是一个个天然牧场。这些地块往往又被周边林立的高楼大厦包围着。因此,形成"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高楼"的景象。

城市牧人披星带月,为得是生计。

他们大都以家庭为单位,分工明确。男人,尤其是年青力壮的男人,白天走街穿巷,登门入户给人送乳品,晚上负责喂饲牛羊;而女人,白天负责放牧,清晨起来挤奶水。放牧,自然可以"牛得自由骑,春风细雨飞。青山青草里,一笛一蓑衣。日出唱歌去,月明抚掌归。何人得似尔,

作者  | 2017-4-29 20:00:06 | 阅读(247) |评论(36) | 阅读全文>>

小诗三首(原创)

2017-4-26 12:39:26 阅读184 评论39 262017/04 Apr26

小  路

一条小路

从公园里延出

带着花的芳香

小路尽头高楼林立

那是家的地方

灯亮着    窗上的栅栏隐隐可见

而她  跚跚的步履

吻过  翠绿的草地

风  景

你伫立湖边

荷池是你眸子里的风景

摇曳的荷叶

戏水的鱼

以及装饰湖畔的垂柳

当你 媽然一笑

便成了荷池的风景

阳光温柔的地照耀

大  师

大师的眼晴

必须炯炯有神

他要看  许多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大师的胡子

必须长须飘忽

他用它  清扫红尘间的尘埃

大师的天庭

必须饱满 而且脑门发亮

他用它  接收日月的精华

作者  | 2017-4-26 12:39:26 | 阅读(184) |评论(39) | 阅读全文>>

《永遇乐 · 感怀(步友人韵)》(原创)

2017-4-25 12:53:48 阅读182 评论37 252017/04 Apr25

《永遇乐 · 感怀(步友人韵)》

自古公门,水深似海,龙蛇混处。明枪暗箭,惊涛汹涌,折贤才无数。当年行孙,音山万里,群魔翩翩起舞。全凭那,定海神针,一路降龙伏虎。       一朝圆满,苦尽甘来,一卷真经在握。七七劫尽,修成真身,方显英雄故。平生回首,风雨兼程,历尽天涯岐路。凭谁问,江山点指,千锤百铸?

附:友人《永遇乐 · 感怀》: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讲政治处。牍案卷台,风流总被,键打字敲去。麻婆豆腐,红灯巷陌,老鼠小强同住。想当年,牛皮哄哄,气吞十瓶如虎。   潦潦草草,随处点卯,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余年,望中犹记,风火压马路。可堪回首,瓜田李下,一片群鸦乱舞。凭谁问,廉颇老矣,酱油打否?

作者  | 2017-4-25 12:53:48 | 阅读(182) |评论(37) | 阅读全文>>

山姜花:幽香靓影俏无涯(原创)

2017-4-24 10:31:51 阅读114 评论31 242017/04 Apr24

在公园,山姜花正含苞怒放,如织的游人禁不住顿足观赏,纷纷用相机或手机留住这一幕幕“红黄白紫赏姜花,幽香靓影俏无涯”的美景。山姜花越来越多的成了我国南方公园里的一道绚丽的风景线。

山姜属,姜科,草本,分布于亚洲热带地区;在我国有46种,分布于西南部至台湾。姜花高1-2米,花序为穗状,花萼管状,叶序互生,叶片长狭,两端尖,叶面秃,叶背略带薄毛。不耐寒,喜冬季温暖、夏季湿润环境,抗旱能力差,生长初期宜半阴,生长旺盛期需充足阳光。土壤宜肥沃,保湿力强。其中,艳山姜作为美丽的庭园观赏植物。

在唐代,中国已有山姜。有诗人刘禹锡诗为证。刘禹锡有一首诗,名曰:《崔元受少府自贬所还,遗山姜花,以诗答之》。崔元受,即尚书左丞崔元略的胞弟。崔家共四兄弟:元略、元式、元儒。《旧唐书·崔元略传》中有一小段有关崔元受的记载:“元受登进士第,高陵尉,直史馆。元和初,于皋谟为河北行营粮料使。元受与韦岵、薛巽、王湘等皆为皋谟判官,分督供馈。“既罢兵,或以皋谟隐没赃罪,除名赐死。元受从坐,皆逐岭表。”岭表,即为岭外,也称岭海。唐代岭表,即岭南,两广之地。北有五岭,南有南海,故称岭海。《后汉书·顺帝纪》:“ 九真太守 祝良 、 交阯刺史张乔慰诱日南叛蛮 ,降之, 岭外平。” 唐高适《送柴司户之岭外》诗:“ 岭外资雄镇,朝端宠节旄。” 宋 梅尧臣 《和次道金桔》:“谁传岭外信,尚带霜前叶。”《宋史·狄青传》:“又破沿江九州,围广州 ,岭外骚动。”

《旧唐书》说崔元受贬岭表,“竟坎壈不达而卒”,可能记载有误。刘禹锡在诗中说得十分明白,“崔元受少府自贬所还,遗山姜花。”崔元受如果

作者  | 2017-4-24 10:31:51 | 阅读(114) |评论(31) | 阅读全文>>

山姜花:幽香靓影俏无涯(原创)

2017-4-19 21:06:02 阅读97 评论40 192017/04 Apr19

在公园,山姜花正含苞怒放,如织的游人禁不住顿足观赏,纷纷用相机或手机留住这一幕幕“红黄白紫赏姜花,幽香靓影俏无涯”的美景。

山姜花越来越多的成了我国南方公园里的一道绚丽的风景线。

山姜属,姜科,草本,分布于亚洲热带地区;在我国有46种,分布于西南部至台湾。姜花高1-2米,花序为穗状,花萼管状,叶序互生,叶片长狭,两端尖,叶面秃,叶背略带薄毛。不耐寒,喜冬季温暖、夏季湿润环境,抗旱能力差,生长初期宜半阴,生长旺盛期需充足阳光。土壤宜肥沃,保湿力强。其中,艳山姜作为美丽的庭园观赏植物。

在唐代,中国已有山姜。有诗人刘禹锡诗为证。

刘禹锡有一首诗,名曰:《崔元受少府自贬所还,遗山姜花,以诗答之》。崔元受,即尚书左丞崔元略的胞弟。崔家共四兄弟:元略、元式、元儒。《旧唐书·崔元略传》中有一小段有关崔元受的记载:“元受登进士第,高陵尉,直史馆。元和初,于皋谟为河北行营粮料使。元受与韦岵、薛巽、王湘等皆为皋谟判官,分督供馈。“既罢兵,或以皋谟隐没赃罪,除名赐死。元受从坐,皆逐岭表。”岭表,即为岭外,也称岭海。唐代岭表,即岭南,两广之地。北有五岭,南有南海,故称岭海。《后汉书·顺帝纪》:“ 九真太守 祝良 、 交阯刺史张乔慰诱日南叛蛮 ,降之, 岭外平。” 唐高适《送柴司户之岭外》诗:“ 岭外资雄镇,朝端宠节旄。” 宋 梅尧臣 《和次道金桔》:“谁传岭外信,尚带霜前叶。”《宋史·狄青传》:“又破沿江九州,围广州 ,岭外骚动。”

《旧唐书》说崔元受贬岭表,“竟坎壈不达而卒”,可能记载有误。刘禹锡在诗中说得十分明白,“崔元受少府自贬所还,遗山姜花。”崔元受如果是“坎壈不达而卒”,又何来“自贬所还,遗山姜花”呢?

作者  | 2017-4-19 21:06:02 | 阅读(97) |评论(40) | 阅读全文>>

我自横刀向天笑 去留肝胆两昆仑

2017-4-18 15:35:09 阅读113 评论12 182017/04 Apr18

2017年4月17日9时,当我忙完一些锁事之后,坐到电脑前,才打开微信,跃入眼帘的是好友万林从微信中发出一篇《2017.4.17术前心语(弟妹儿媳及近亲友阅)》,才知道好友此时正躺在北京301医院心外科手术室接受“换二休三,内膜双击除颤”的心脏手术,正在经受炼狱的煎熬。

他的心脏一直不好。记得,20多年前,他分别在尤溪、福州也作过心脏手术。尤其是,1990年的那次因急性心衰作手术,也是“惊天动地”地写下了遗书,而且还指定我为遗书的阅读人之一,被授权在他万一发生不幸时,协助他的妻子处理后事。可是,这一次次的惊险不都也一一为夷,平安度过了吗?我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冲出炼狱,将又是一次涅磐,得到永生。

我与万林相知相遇相交至如今已近40年。对于我们之间的友谊,他在2009年2月曾写过一篇文章《亦师亦友:我与林荣发的三十年交往》,发在“福建作家圈”里。他说:“与荣发兄的交往,应追溯于70年代末。屈指算来也三十余年了。与他认识是缘于另一位老朋友花小波。当年交朋友,有着浓厚的“哥们义气”味道。简单的交友逻辑是:朋友的朋友,就是好朋友。万幸的是,我的唯一这群“哥们义气”朋友,却成了日后社会生活交往中不可或缺的君子朋友。”为我们的友谊他在文中送我一首《念奴娇·思友忆旧》:“临江思友,看青春年少,已无痕迹。唯在群芳骚首处:风荡满荷秋碧。好友亲朋,华霜稍许。人在无常国,光阴荏苒,想三明事历历。我醉回忆艰难:弟兄厚道,情义深千尺。危难中刳肝沥胆,济我悬崖山隙。旧事如歌,浮云点点,心曲留博客。长空鸣雁,残阳如血折射。”

师亦不敢当,挚友是实在的。

作者  | 2017-4-18 15:35:09 | 阅读(113) |评论(1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圈子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留言列表加载中...
 
 
 
 
 

林子散文随笔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登录  
 加关注